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01期 第 16篇文章 2005-8-18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当今世道】 科尔沁风暴:官商毁草开矿,牧民浴血反抗

  内蒙古科尔沁草原是著名牧区,近年来由于生态环境遭到破坏,草场日益退化,牧民的生活日益困难。造成这种局面的,是各地蜂拥而来的开发商们看中了这里的铁矿。他们没有国家矿业部门颁发的采矿许可证,但靠贿赂官吏,或与地方当局合营,在科尔沁草原进行掠夺性开采。他们用推土机推掉大面积草皮,发现矿石就挖,价值不大就换一个地方,使得本来已经贫瘠的草原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2004年4月,科尔沁右翼中旗党委副书记刘峰海、公安局副局长吴金山和坤都冷乡支书佟庆春等人到敖包村召开村民大会,通知开发商要在村西的山脉上开铁矿,要求村民们配合。西山是敖包村的屏障,阻挡寒风和风沙。如果扒掉山上的草皮,敖包村将失去大片草场,而且还将受到风沙侵袭,所以牧民们不同意开矿。

刘峰海保证开矿不会破坏生态环境,而且会给牧民带来福利,包括修建通往镇城的公路,安排他们在矿上工作,给每户2,000元赔偿。由于政府的压力和福利的诱惑,牧民勉强答应了开矿。2004年11月矿方施工,大面积草皮被毁,答应的福利却没落实,既没安排牧民工作,公路也未修,赔偿金分文未付。牧民们去找矿主,矿方说钱早付给旗和乡政府官员了。

牧民们到乡政府质问,乡党委书记声称不知道给钱一事。牧民们再次与矿方交涉,并阻拦采矿,双方发生冲突。4天后,当地警方逮捕了3名牧民,将他们拘留一个多星期后,未经任何法律审理,就又送到劳改农场劳教。牧民们组织起来,静坐3天3夜抗议,公安局这才放人。

2005年6月,开发商为了运矿石方便,未经任何协商,就在该村草场上铺了另一条沙石路,这将会把敖包村的草场切成两半,使之沙化。牧民们提出抗议,乡支书声称,修路方案得到了政府的批准。于是牧民集体阻止公路施工。乡警察纠集了闲散人员殴打驱赶村民,许多人被警棍木棒打伤,警察还鸣枪恐吓。为防止事态扩大,乡政府承诺两天内解决问题,但以后就没了回音。

眼看着矿方不断侵蚀他们的草场,7月18日,敖包村200多牧民冲进矿区阻止开采。旗公安局出动50多名警察赶到现场,双方对峙到深夜。当夜,那顺布赫和包花拉给牧民送饭时,途中突然冲出4、5个打手,挥舞大棒将他们打昏,二人头、腿、腰多处受伤,一人锁骨折断。第二天,警方出动数十名警察冲进敖包村,对老弱病残大打出手。7、8名警察撬开福林家的门窗,给她戴上手铐,把她丈夫按到地上用木棒狠打,致重伤。乌里吉昌的妻子患有精神病,被两个警察用棒子一顿乱打,吓得整日哭喊“别打我!别打我!”

在牧民集体护地的抗争中,科右中旗公安局副局长吴金山接受开发商的贿赂,亲自充当打手,指挥警察和矿区招募的黑社会人员,向村民投掷催泪弹和土炸药包,并使用木棒、螺纹钢撬杆和狼牙齿铁棒,多次对手无寸铁的牧民大打出手,其中包括老人、妇女和病人,先后抓走6人,包括60岁的尔雅图(女)和73岁的满顿,至今5人仍在押。

  天川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