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10期 第 4篇文章 2005-10-20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沉冤莫白】 儿子被公安打死,22年鸣冤上访无果

  1983年9月,重庆大渡口区自来水公司女职员吴桂斌到居民李裕芬家查水表,吴将水表上3吨数字记录为6吨,当时李裕芬24岁的儿子范李要求吴改正过来,但遭到拒绝,为此两人发生口角。10月23日,吴再度来李家查水表,同时带来了民警席惠泉和联防员马玲。他们不容分说就将范铐住,硬说他打了吴桂斌,随后把他强行押到当地新山村派出所。

李裕芬四处求救,没人愿管。当晚,李去派出所看儿子,见范李带着手铐,趴在长凳上,浑身是血。李裕芬恳求警察把儿子放了;警察非但不理,还骂:“装死狗”。接着,他们将范李拖进里屋,进行第二轮的“审讯”,要他承认打了吴桂斌,范李坚持说自己没打人。于是他们再次用电棍对范李毒打刑讯。

李裕芬在外屋听着儿子被毒打惨叫,心如刀绞却无能为力。警察席惠泉、温世发、郭俊等人将范李折磨够了,就把他拖出来,将母子俩押送回家。当时范李口吐白沫,李裕芬哀求他们将范李送医急救,可是警察根本不搭理。到了家,范李已经不行了,警察这才着慌,他们在家中一通搜查,发现范李老病历有“神经衰弱”的记录,于是干警李元林以“神经病发作”为由,将范李送至重钢医院神经科。

到医院3个小时后,范李死亡。在警方压力下,医院不敢宣布死因,只说“死因不明”。李裕芬不答应,医院后又改为“急性肺水肿”。范李明明是被殴打致死,怎么成了“急性肺水肿”,李裕芬不接受。半个月后,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周艾侯,宣称范李死因是“因精神病,吞服苯巴比妥自杀身亡”。编造得如此荒诞离谱,却因公安部门定的案而无法推翻。

从此,李裕芬走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历时22年。她由区告到市、告到省,一直到北京中央,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全国人大这些官府衙门,她都去过了。但是,她孤身女子一人,无权无钱无势无关系,饱受冷眼,被踢来踢去,跑断了腿,最终还是竹篮子打水。

李裕芬年轻时便守寡,范李死后,她唯一的亲人,是住在台湾的舅父唐廉甫。为了此事,唐廉甫也曾专程到北京,陪李裕芬上访中央统战部、全国台联、人大等单位,但所有部门都不予理会。绝望之余,李裕芬想随舅父到台湾定居,但国安机关怕李裕芬到台湾,把此事向媒体曝光,影响大陆形象,因此不批准李裕芬到台湾定居。非但如此,公安机关还长期对她进行监控。

2005年9月,73岁的李裕芬再度来到北京上访,向记者陈述此事,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海外媒体能将这件冤案公诸于世,维护人权、伸张正义。她期盼此案能被胡锦涛总书记看到,督促彻查此案,希望冤案终有昭雪的一天。

  何甸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