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4期 第 1篇文章 2003-12-18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芸芸众生】 谁是害死小思仪的凶手?

  李桂芳是一名吸毒者和偷窃者,她离婚后常靠小偷小摸来养活自己和女儿。今年6月4日中午,她和女儿李思仪吃完饭后,她到临近的金堂县去“找些钱”。在金堂县红旗超市里,她被怀疑偷拿了洗发水,被金堂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带走。
 
在派出所里,李桂芳一再说家里有一个3岁的娃娃,需要将孩子安排妥当后,她才能去戒毒所。李桂芳说:“填《戒毒通知书》的时候,民警答应我解决娃娃的事情,我才在通知书上签了字。”晚上,李桂芳被送往成都戒毒所时,请求驾车的副所长王新路过她家,帮助把孩子送到姐姐家。但是,他们置之不理。看到李桂芳用头猛烈撞击车门,另一位副所长卢晓辉才打电话给李桂芳的姐姐,无人接听后,将电话打给了李家所在的团结村派出所。

从6月4日下午5点到次日的16个小时里,离李家不超过200米的团结村派出所,总共接到四个电话,也就是说,李思仪有四次被解救的机会。19岁的成都警校学生穆羽,当时在派出所实习,他接到两次电话。第一次是询问是否有一个叫李桂芳的人,第二次叫他们打电话给李桂芳的姐姐李德芳。穆羽将电话内容告知了在场的老民警,并将电话号码写在值班室的黑板上。当时值班室里老民警都在场,其中一位民警还说:“不管不管,要查人他们自己来。”其间,民警唐继则也曾接到一个电话,他回答说:李桂芳可强戒不成,她家还有一个娃娃。次日上午9点多,黄小兵曾给团结村派出所打电话,问李思仪的事情办好了没有。对方回答“知道了”。至于是谁接了这个电话,目前无从查证。

李桂芳到戒毒所第二天,曾要求给家里打个电话问孩子的事情,“但是他们一直没有让我打电话。”孩子可能得救的机会,又再次被错过。

17天后的6月22日,李思仪被发现饿死在家中,她只是一个三岁的女孩。

到目前为止,只有实习生穆羽被开除了学籍。据一位公安局的内部人士说:“那些所谓被撤职和主动辞职的人仍在职位上。看样子是过了这阵,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10月30日,警察王新和黄小兵站在了被告席上,但他们都拒绝为李思仪的死承担全部责任。黄小兵在法庭上说:“我只是一个普通民警,是一个执行者,而不是决定者。”

李思仪之死,谁之过?一个冷血的制度,培养了一批毫无人性的“冷血者”,这个无辜的小生命是活活饿死在中国现行的制度手中。  


  明心  资料来源: 新闻周刊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