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47期 第 4篇文章 2006-7-6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当今世道】 卖血大转移,贵州广西正步河南后尘

  十年前,河南因为违法采血牟利, 造成大范围艾滋病传播,乃至出现“艾滋病村”。如今,此类事件有可能在贵州、广西重演。贵州省现有25家采血站,分别位于惠水、盘县、长顺等25个县,年采供血总量1,500吨以上,提供全国市场上40%的血浆。广西有23个采血站,年采血1,000吨左右。

与传统卖血不同,这些血浆不是用于医院临床输血,而是卖给生物制药公司,提炼制血白蛋白、球蛋白和血小板因子等昂贵药剂。倒卖血浆是暴利的行当,采血站卖血浆每吨至少获利一万元以上;而制药公司制成产品,利润更惊人。由于河南艾滋病事件,国家关闭了河南全部血站,造成货源短缺,因此一些药物公司转到贵州、广西、四川另辟“原料”基地。实际这是河南“卖血”大转移。

贵州、广西都属于中国贫困省份,许多农民还不能温饱,特别是少数民族。一名卖血者说:“我们那里山多,没地方种粮食,每年家里只能收三四百斤杂粮,连吃都不够。”另一名布依族农民说:“我们没文化,找不到工作。如果不是穷得没办法,谁愿意卖血?”卖一次血,抽600毫升,给85元,这是政府规定的献血营养补助标准;也就是说,农民卖血不给钱,只给他们政府规定的营养补助费。

即使如此,大批贫困农民还是翻山越岭,赶来卖血。每个采血站,每周开门6天,每天采血800到1,000多人。一位25岁的苗族妇女说:“我们天不亮就起床赶路,来到县城已经8点了。有些家远的昨天就来了,在小旅舍里住一晚,五六点就开始排队。”

迫于生计,贵州、广西两省许多农民靠卖血“赚钱”。虽然卖一次血,除去路费、吃住等,只剩五、六十元,但这对农民还是挺可观的收入。有的村,许多人一起来卖血,有的夫妻一起来。按规定,每人每月只能“献”血两次,但为了“赚钱”,一些人每月都多次“献” 血;许多不合标准的人,也来“献” 血。贵州、广西人瘦小,如果都按标准,血站就会“损失”。某苗族青年说:“我们已经习惯卖血了,以此为生,就像下地干活。只是次数抽多了,人慢慢干活都没有力气了。”

血站腐败现象普遍,牟取暴利的手法恶劣。一些血站违规操作,降低卖血者标准,跨区采浆、频采、超采等现象比比皆是。2004年,贵州政府审查了23个血站,发现有10个血站少付供血者营养费、就餐费共 342.1万元;12个血站逃税785.6万元。息烽县血站隐匿血浆收入549.3万元,将其中233万元以福利费名义集体私分。省血液中心、部分市、州、地、县中心血站冒领献血者营养餐,给职工发补贴,共317.3万元。

对此,一名医生表示:“数百万元的献血者营养餐费,被血站拿来发职工补贴,令人愤怒更令人担忧。”业内有识者更担心贵州将会成为下一个河南,指出商家为了逐利,疏忽安全防范,造成艾滋病传播的隐患,贻害无穷。

  常泳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