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52期 第 6篇文章 2006-8-10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世界视角】 联合国为什么要废除人权委员会,成立人权理事会?(二)

  (接上期)

三、新成立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三个重大变化

刚刚成立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大会的附属机构,每5年由联大对该机构的地位进行一次审议。安南秘书长希望该机构以后不再按照联大会议而是按照联合国宪章来成立,以便享有更大的权力。这涉及到修改联合国宪章的问题。根据人权理事会目前的规则,如果一个国家要当选为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它必须获得联合国 192个成员国的一半投票同意才能当选,即要获得96票才能当选为人权理事会的成员。投票是秘密的,但“秘密”也是幕后交易的结果。一些无赖国家互相推荐 对方进联合国各种委员会。但外交官说,至少有20%的交易最后不会成功。当然,秘密投票的结果比公开投票的效果还是好一点,至少有20%的交易没有实现。在2006年5月这次选举中,伊朗得了56票,如果公开投票,伊朗有可能得96票以上,这是一个重要的改变。

第二个重大的改变是:所有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连续当选不能超过两届。两届任期届满之后,必须至少隔一年之后才能再次参选。过去,有些联合国委员会的成员国可以永久当委员,像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的资格一样,总是被五大国垄断。但联合国新的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规则意味着6年之后所有理事会的成员都至少有一年不呆在人权理事会,因为人权理事会成员每年改选其中的三分之一。

第三个重大变化是:人权理事会有可能将严重践踏人权的国家从理事会中开除。联大可以将这样的国家取消其理事会成员的资格。只要有联大三分之二的国家投票同意,就可以把该国从人权理事会中踢出去。这反映了很重要的一个信息:大面积侵犯人权的国家很难、也不应该呆在人权理事会里面。即使不可能做到这点,但在联大会议上讨论这点,也足以让这样的国家颜面扫地。

目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47个成员的数量按照地理位置来分配:非洲13个,亚洲13个,东欧6个,加勒比地区(拉美地区)8个,西欧(北美、澳洲、新西兰)7个。这种划分的标准是按地区国家的数量决定的,它是按国家数量而不是按人口数量决定的。十几亿人口的国家投票与几千人口的国家投票效力相等。人权理事会的会员资格没有明确的标准,联大会议确定的标准是:对人权事业有贡献,承诺去推动和保护人权,信守承诺,必须持守最高人权标准并与人权理事会完全合作。

人权理事会有个特别程序:一个由独立的专家学者组成的工作委员会,包括教育、反酷刑、宗教自由,要向人权理事会递交有关国家侵犯人权的年度报告,并有特别的专员负责把侵犯人权的专题汇报给理事会。

联大秘书处包括了人权理事会办公室,可见人权理事会的重要性。而且联大承诺将人权理事会办公室从人力、物力和财力方面扩大一倍!这在几年前还是不可想象的,那时人权委员会的人权专员办公室比大赦国际办公室还小。

新的人权理事会与NGO的关系也有了新的发展。NGO可以依赖联合国文件敦促他们的政府兑现他们在联合国的承诺。而联合国的人权特别程序和机制又是由专家学 者组成的工作组来运作,因此在利用该程序来敦促政府尊重人权方面,NGO将大有可为。就像去年联合国酷刑专员对中国的访问。今后,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规 则下,如果人权专员到一个国家访问需要花五、六年时间才能谈得成,那就免了,直接按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批评该国就行了,无须浪费漫长的时间在等待该国政府的许可上了。

四、无赖国家再也不能逃脱对它们的人权审查

新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宗旨比过去的人权委员会要广泛。在联大通过的决议中,要求理事会采取更大措施去应对侵犯人权的行为。开始有意见反对干涉国家主权,主张国家主权高于人权,后来经过辩论,联大三分之二的成员国通过决议:任何国家可以对任何国家侵犯人权的状况进行批评。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重要工作就是定期审议联合国所有成员国的人权状况。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规则,这种审议首先从审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人权状况开始,每隔三、四个月就进行一次,每次持续时间至少三周,这样每年至少可以审议三次,一年审议时间可达十个星期以上,而过去的人权委员会一年只审议一次,时间只有四个星期。这样,中国的人权状况也将受到审议,中国再也无法像1989年到2005年这16年里每次动用所谓程序技术来搁置对中国的审议了(中国对国内民众宣传时,说成是“挫败反华提案”),也就是说,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规则下,中国和广大无赖国家再也无法逃避国际社会对它们糟糕的人权记录进行审查了。

也许人们会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中国和其他无赖国家还是想方设法要挤进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呢?原因很简单:与其离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这个舞台而任由别人对自己指手画脚,丝毫不能提出抗辩,还不如死猪不怕开水烫,“理直气壮”地在民主国家面前强调自己的“国情”,说不定还能迷惑一些头脑单纯的外国官员呢!也许这就是中国撑破脑袋也要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里面钻的原因吧。

2006年7月12日于北京

  李柏光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