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55期 第 2篇文章 2006-8-31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公民维权】 厦门失地农民维权 将政府告上法庭

  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霞阳村处开发区,人口三千多,原有耕地近4,000亩,但大部分耕地在1992至1993年就被当局陆续征用了。但这些土地如何被征用,补偿了多少钱,村民们一无所知。村领导从不开村民会议,也从不公布账目。村民们见到短短几年村干部们骤然暴富——纷纷盖了别墅、买了轿车、有了工厂,这才开始质疑。

2000年初,数百村民集体到市政府上访,要求清理村财务账。在村民们的强烈要求下,市政府指示海沧投资区管委会查账。经查账,村民们才知本村共得征地补偿款4,800万元,但大部分已经没有了,只剩1,300万元,其余的3,500万元流失到哪里去了呢?由于政府包办查账,捂盖子保干部,不让群众代表参加,此次查账不了了之。村民们要求复查,但至今未被允许。

事情到此还没有完。几轮征地后,到1996年村里的土地只剩下200亩。经国家审批,这200亩土地留给村集体办企业用。厦门政府开发政策规定:“给农民10%到15%的土地,解决他们的生活和生产问题。”霞阳村所剩200亩土地,只是原土地面积的5%左右。但就是这点土地,海沧区政府串通村领导又一次次进行强征。

2000年8月和2001年7月,区管委会两次作出“收回霞阳村集体企业用地的决定”,导致村民大规模集体上访。厦门市副市长对村民许诺:“经市管委会研究,决定把土地留给你们自己开发。”但翁云雷接任海沧区区长后,第三次强征这200亩土地,并硬将2,047万元购地款划入霞阳村帐号。村民们再次集体抗议、请愿,最后通过村民投票否决了这次强征。

但在2003年底,区政府干脆强行将这块土地划走,理由是土地荒置。但实情是,村民们自筹资金要在此土地上办企业,区、镇、村几级领导都不批准,因为村民穷,不如把土地给外商。比如,村民筹建了开发建设股份合作公司,多次向村两委、镇党委、镇长和区政府呈送申报书,要求对这200亩地进行开发,但不被允许。

今年2月份,村民将海沧区管委会告到厦门市中级法院。海沧区管委会以《关于收回霞阳村企业用地的协议书》为依据,称此征地“合法”。村民代表许万年反驳:“这个协议本身就是违法的,因为此征地不是用于国防、交通、能源、社会公共设施、大型国家建设,而是用于商业开发。”

法庭上,许万年还指控海沧区管委会对村巨额补偿款流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另一位代表向法庭展示了2005年《海峡导报》刊登的海沧区长访谈录,说:“翁云雷说霞阳村大多数村民希望政府收回村土地,可政府主持的村民投票表决,反对卖地的1,356票,赞成的914票。他是公然撒谎。”他还揭发:“区管会为了拉票,动用村款,带领全村党员和村民代表一百多人乘飞机到广东、南京、上海和杭州等地旅游,美名学习‘先进经验’!”

显然,海沧区政府强占霞阳村土地,严重违反国家有关严格保护耕地的政策法规。这是当今中国大陆“强征猛如虎”的一个缩写。为什么国家三令五申,而违规圈地案件仍然层出不穷,逼得到草民告官的地步?法院将如何对此判决,人们正拭目以待。

  万民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