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72期 第 4篇文章 2006-12-28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当今世道】 反腐含冤入狱 出狱遭黑打致残

  1998年,高满强是山西运城地区行署驻北京联络处副主任,并兼下属黄河大酒店总经理。这年初,山西记者高勤荣来京,住在该酒店。饭间,高记者向高满强谈到运城地区主要官员图政绩,建庞大的假渗灌工程欺骗中央。高满强向高勤荣提供了一张该工程主要官员的批条,让运城驻京办给山西某高官10万元“零花钱”。

此后不久,高记者写了一份材料,反映运城官员买卖官职、用2.85亿搞假渗灌工程。高满强托人将材料交给了中纪委。中纪委批示,要求山西省纪委查处。同年5月27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内部版刊登了“山西运城搞假渗灌”一文,《南方周末》跟进介入调查。该案不了了之,但高满强却因此得罪了运城当局,于同年9月被抓入狱。

那天,运城警方派人悄悄潜入高满强在北京的寓所。高刚一进屋,就被扑倒,被蒙上被子一顿暴打,将门牙打落。然后拖了几十米,塞进车里直奔运城。一个月后,运城中院秘密审判,判高满强7年徒刑,罪名是“招摇撞骗和私刻公章”。判决书指他“伙同他人伪造军方文件,编造假干部经历,骗取官职。驻京其间,非法私刻四枚公章。”之后,山西省党报报道了高满强假官案,中央媒体也发表了《假官现象催人警醒》的新闻述评。

在狱中,高满强受尽毒打折磨,被强制做重体力劳动。警察和狱头不断对他打骂羞辱。他多少次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患重病差点死去。但他勉励自己:“要活下去,要不停地申诉,直到公正到来。”他的妻子被气成重病;80岁的老父为他进京上访;25岁的儿子受牵连被解职,患了精神病,抑郁而死。

由于高满强不断申诉,2002年初,山西省高院指令运城中院再审高满强案。但是3个月后,运城中院驳回高满强申诉,维持原判。山西省高院不满运城中院维护错案,2002年7月为此案组成合议庭,直接审理高案。高院主办法官说:“这明显是错案,不能再把人关在里面了,先放人。”但运城当局拒绝办理。2003年4月,山西省高院判高满强无罪释放,此离他刑满只差8个月。

4月18日,高满强出狱,他刚出监狱大门,准备穿过马路去坐车,迎面冲来3名蒙面大汉,手持铁棍,将他打到,照着他的头和身子猛击,直至血肉模糊。前去劝阻的狱警亦被打伤。事后,凶手乘车逃走。高满强颅骨碎裂,脑袋塌下一大块,送到医院,昏迷48天。医生给他做脑修补,碎骨拣出了一小碗。经过3年治疗,高满强才康复,但已经残废,他的右脑神经损坏,左眼几乎失明,左半身,包括左手与左脚麻木,左喉咙肌肉也萎缩。他的右前额至今有个很深的凹坑。

高满强去省里感谢主持主审的法官。这位法官感叹地说:“满强,你比窦娥还冤!”3年过去了,打残高满强的凶手至今没有找到,幕后黑手也逍遥法外。高满强要求的60万元国家赔偿与其他损失补偿至今也没落实。他写信给运城政府和人大要求恢复他的干部身份,但是所有信件都石沉大海。一个人只是为反腐提供了个证据,就落得身陷冤狱,家破人亡,几乎命丧黄泉。

  张鸣山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