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8期 第 6篇文章 2004-1-15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芸芸众生】 法院、公安坐视孤儿寡母数千万家财被抢

  2000年4月21日,赵宝林驾车前往沈阳办事,一场车祸夺去了他44岁的生命,他再也不能返回吉林省辽源市温暖的家了。他身后留下了妻子苏杰、大女儿赵薇及另一个小女儿。更加不幸的是,他还留下了一个资产3000多万元的产业:辽源市太阳升建工企业集团总公司,这巨额遗产让苏杰母女在丧亲之痛外,更增加了亲戚趁火打劫的困惑和苦难。太阳升建工企业集团总公司,是吉林省小有名气的塔吊生产企业,雇请300多工人,年交税利70余万元。赵薇认为,她父亲疑点颇多的意外身亡,或许与这份令人垂涎的产业有关。不论赵宝林的死是否与产业有关,但他妻子、女儿后来的痛苦屈辱,确确实实源于这对一般中国人而言巨大的资财。

  赵宝林刚刚去世,赵薇的二叔赵广林在辽源市工农信用社主任杨贵春的帮助下,逼迫苏杰将3000余万元的产业,以134万元转让给他赵广林。苏杰和其子女按照中国继承法的规定,是赵广林身后财产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当然不甘心接受这种抢夺似的转让,所以拒绝了赵广林、杨贵春的要求。杨贵春就以“361万元借贷纠纷”,于4月29日向辽源市中级法院起诉太阳升企业集团。这一起诉不符合司法常规,因为借贷证上的借贷只有145万元,与杨贵春所诉内容不符,借贷还没有到协议规定的偿还期,并且借贷一方遵守协议按期交付了贷款利息,而诉讼人杨贵春甚至讲不清纠纷理由和借贷数额。但是法院根本不顾这些,在杨贵春提起诉讼的4月29日当天,即由辽源市中级法院下达了查封令,这一查封距离赵宝林的遇难仅仅相隔一个星期。

  更为奇怪和令人不解的是,苏杰作为赵宝林的合法继承人,法院却以各种理由禁止她进入企业,却不管其他人撕掉封条进入企业进行生产和出售产品。这些人包括赵宝林的二弟赵广林、三弟赵海林、弟媳江玉梅和其兄弟江敦中,他们虽是赵宝林亲戚但对企业并没有投资、参股、继承权。赵广林等人至少生产出售了70台塔吊,售款所得千万元以上,全部被这些亲戚瓜分。侵吞孤儿寡母资产的行为虽是瞒着苏杰搞的,但苏杰终究知道了并告到法院。法院对侵吞行为不仅不闻不问,反而要苏杰交出公司印章。裁定书中声称“这些印章由法院保管”,但是法院第二天却交给了赵广林的妻子江玉梅,由着他们任意使用印章和财务票据,大量收取票款和开写假财务票据。而这些假财务票据的责任,却落到了法院禁止行使所有人权利的苏杰头上,法院两次以赵广林侵占所搞出来的假债务为名,将苏杰司法拘留各15天。

  无可奈何的苏杰最后被迫向公安局控告,要求立案调查赵广林等人在法院查封期间侵占巨额资产的犯罪行为。辽源市公安局前后讯问了28个销售人员,获得了多达17本卷宗的十分翔实的材料,证实赵广林等人侵占巨额资产的犯罪事实成立。根据公安局调查取证所进行的初步统计,赵广林一伙在法院查封期间侵占太阳升公司资产1225万元,其中赵广林侵占232万元,其妻江玉梅侵占516万元,赵海林侵占396万元,江敦中侵占111万元,以及信用社主任杨贵春侵占44万元。如此清楚明显的侵占巨额资产的罪行,公安局掌握确切的证据之后总该立案侦办了吧?苏杰母女意想不到的是,公安局以“属家庭内部经济纠纷”的理由,突然宣布不予立案侦办了。了解情况的人说,这是辽源市领导进行了暗箱操作。事实也是。有的辽源市领导就并不讳言地说“虽然赵广林等人没有投资、没有参股、没有第一顺序继承权,可能哥们之间还有感情股呢。”在辽源市这些政府官员的眼里,似乎有了血缘关系就有了违反法律侵占的天然权利。可能正是这种无视法律的意识作祟,苏杰母女至今仍然无可奈何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资产被侵占。


  刘记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