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188期 第 4篇文章 2007-4-19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社会写真】 污染毒害村民,政府遮掩搪塞

  “这水不能喝!”村民刘晓燕一巴掌将儿子手中的水瓢打掉。这是湖南省茶陵县洣江乡立新村。村民控告,设在该村的一个炼铅厂,严重污染环境,导致大批村民铅中毒。整个村子笼罩在阴影之下,村民们不得不到很远的地方接饮用水。2006年,县政府被迫关闭这个炼铅厂,并承认村民集体铅中毒。

村民要求得到“信得过的治疗”,获得更高的赔偿,并改善当地饮水和环境。这件事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县政府搪塞遮掩道:问题已经解决,少数居民在“闹事”。“事发地的水是可以喝的,目前不会引入自来水”;并宣称,环境改善则需等待环境部门的检测结果。

然而,部分村民在北京复查的结果是,尽管村民体内铅含量有所下降,但仍有3名儿童属于中度中毒,其余10来名儿童体内的铅含量超标。村民们希望在北京寻找专业医疗机构救治,但当地政府要求这些村民回湘治疗,并于当日将他们全部接回茶陵。

有记者前往茶陵,看到那座有着14年历史的复兴冶炼厂,卧在两座山头之间的山坳里。关闭3个多月后,一片沉寂。两个山头光秃秃的,没有树,没有草,碗口粗的树桩像黑色的花瓣一样散布在山头,与远处山头郁郁葱葱的情形形成强烈对照。

山上的树桩像化石一样可以一片一片掰下来,山头只有裸露的红土,有的土已经被洗刷掉,露出白色的石头,用手一掰即成粉末。村民介绍,10多年前,这里可不是这个样子。当时山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杉树,有一次发生火灾,消防队都没办法进去。

矗立在山顶的烟囱,要两个人才能抱拢。烟囱下连接的是排烟管道,用预制板盖起来的一条烟道,顺着山坡,扭扭曲曲爬上来,烟道宽一米多,高近一米。曾在该厂工作的村民说,烟道的烟灰一个月积攒下来就有尺把厚,扫下来的烟灰送到车间再次冶炼,因为里面含铅量很高,比原料还好。更多的烟灰则从烟囱或者从厂房冒出来,飘散到周围的村子,“黑色的烟,飘到哪里,哪里的树木枯死,草和禾苗变成干枯的白色,像烤过一样”。烟灰“还呛人,吸入嗓子后有甜味。”

村民介绍,村前的土地,原先亩产量800斤左右,后来变成一两百斤,如今则已经荒了七八年了。“水稻只开花不结果,谷子都是瘪的”。鱼塘里也没有鱼了。村民出现种种状况:大人干活没有力气,小孩身体不好,经常敲打自己的头,无缘无故闹肚子,抵抗力下降,精力不集中,容易烦躁等。越来越多的人得了癌症,先后4个村民死于癌症。但那个污染工厂的厂长,竟然还“当选”为县政协委员。

在治疗与赔偿问题上,村民与县政府之间分歧严重。县政府认为,只要让村民的铅指标恢复正常即可。但村民要求更好的治疗。鉴于当地水污染严重,村民要求架设自来水。县政府却说没必要。相关化验结果却迟迟出不来,引发村民不满。目前,双方依然对峙。

  董源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