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期 第 14篇文章 2003-9-18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芸芸众生】 司法权异化为违法权

  警匪一家 罄竹难书

1997年7月6日,刚从中国地质大学回家的陆杨军,半夜被穿着便衣的警察闯入家门,拳打脚踢着拖上警车,他的老母亲也被警察挥拳打昏在地。当警察知道抓错人时,陆杨军已被打得浑身鲜血淋淋,警察不敢放他回家,就使出惯用的伎俩,将陆杨军冠以“阻碍公务”罪名,关进了看守所。出来后,陆杨军才知道自己的不幸,与两位姑娘被诬良为娼有关。7月3日,年轻的薛爱娟、杨丽在游泳回来的途中,被江苏省东海县白塔派出所警察无端抓捕,采用毒打、侮辱等极其卑鄙的手段,逼迫他们承认犯下卖淫的流氓行为。姑娘们因此被关进了看守所,与姑娘相识的男青年则遭到抓捕、罚款,刚从北京回家的陆杨军也被认错人而惨遭殃及。

在满腔正义的律师和记者的协助下,派出所非法拘留返乡大学生的事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但是,舆论并没有使东海县公安局的罪恶收敛,他们反而更加疯狂地打击报复、陷害相关人:诬蔑陆杨军打伤派出所人员的眼睛;写联名信到上级部门,诬陷新闻记者报道失实;私下退还被滥罚的款项,威胁不能上告;私下找到受害人,软硬兼施要求私了,以致许多相关证人、受害人东躲西藏,有家不敢回。

在此情况下,披露陆杨军事件的南京记者任晓军与江苏省电视台及其他新闻单位记者再次去该乡追踪采访,却遭到了令人无法相信的“待遇”。派出所指导员指使联防队员,将记者扣留4个半小时,强抢记者的摄像机及附带设备。第二天上午组织歹徒,当众围殴记者,两名记者被打伤。

在舆论的支持下,历经四个多月的法庭调查审理之后,陆杨军等人终于一审胜诉。可东海县公安局并没有向受害人赔理道歉、消除影响。更令人惊惧的是:所有涉案的“人民警察们”,至今仍是逍遥法外,没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

酗酒法官 溺死儿童 彭海

1998年7月22日,喝了酒去游泳的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法院执行厅副厅长王永强,因不满十岁的小学生米勇说了一句“你不行”,残忍地将他扔入深水区。尽管孩子的家人接连跪地求援,同时在场的四个法官就是见死不救,看着孩子淹死了。当时,法院的另一名吴姓副院长赶到出事地点,对正在寻找孩子的人群说:“这孩子可能从水库底跑了。” 面对群众的不平,他还勃然大怒:“嚷嚷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种视人命如儿戏的冷漠,激怒了群众,有人一声怒吼:“要这样的院长干什么,揍他个狗日的!” 愤怒的拳头雨点般打来。群众抓住王永强,把他打得鼻青脸肿,双腿用铁丝绑上,以防逃跑。第二天,这个少年的尸体打捞上来,其眼睑、耳垂、生殖器均被鱼咬得惨不忍睹,在场群众无不动容。

但该地区的法院及公安部门,并没有采取措施平息民愤,而是动用了一辆辆警车、装满武警的大卡车,以及配有高压水枪的消防车,封锁现场,企图以高压阻止群众抗议。官方还封锁消息,不准本地和山东省的所有传媒报道此惨案。当时凑巧有北京来的记者在场,化妆成农民,在现场偷拍了一些镜头。如果不是这些“上头来的” 记者拍摄到了第一手资料,并在北京发表,山东省还不知道要将此惨案掩盖到何时,司法部长也不至于较快地表态,并派人去枣庄处理此事。

一起错案 毁了七个青春少年

1995年10月18日,吉林省双辽市第一中学五名学生在上课时被捕,原因是9月2日学校发生了一起团伙入室抢劫案(以下称902案),他们和两个社会青年王洪涛、刘允志被认定为犯罪嫌疑人。

“凡是有点法律常识的人,只要看卷宗,就可以断定这是一宗错案。” 按七青年的辩护律师之一夏景范的“常识” 看,902案自始至终是“简单而荒唐的”:王洪涛因脸上有疤,成为公安局认定“首犯”的根据;公安局定案没有现场勘察记录,物证和作案工具也数次更改:被抢手表从上海牌,隔5个月后变成宝石花牌,作案尖刀先后三次认定为不同的三把,而无罪证据是“直接的、充分的、显而易见的”。案发日,王洪涛有母亲及当班工人证实“在家睡觉”,焦铁良、林勇、刘允志9月1日出发去锦州看焦病危的父亲,9月3日返回,去回均有送站亲友及熟人证明。但在公安人员的刑讯拷打逼供下,被告人均屈打成招。    
  王洪涛一年后在庭上展示的疤痕累累的背部,证实了他是在何等酷刑之下“供认”的: “……他们打一阵问一阵,我不承认就接着打,抱住我的脑袋往墙上撞,说如果承认马上就叫我回家,他们让我和其他人的口供一致,可是因为我根本没做所以‘一致’不上来, ……这一百来下鞭子打得我遍体鳞伤。……同号人帮我脱掉棉衣,内衣已与肉黏连在一起了,只好连皮一起揭下来……” 。

  这样一起人为的错案,主办人、当年的公安局局长、现任主管政法的双辽市副市长王洪波说:“非常之复杂,简直和你没法说。至今我仍不认为是错案,我们下撤案通知,是因为这个案子很复杂” 。前后历时4年,提审数十次,惊动双辽政法委、四平中院、吉林省高院……甚至最高人民法院。七青年在狱中羁押446天后,取保候审,然后无罪释放。

前不久,这七位含冤者及其父母向双辽市公安局、市检察院提请包括名誉侵害和精神损害赔偿(445万元)在内的480万元的赔偿申请,遭拒后向上级法院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裁决,目前,还没有得到答复。

事发4年之后的今天,这七个“被无罪释放”的年轻人,王洪涛精神恍惚流浪在外,刘允志为还债在郊区抬水泥板, 五个学生参加了今年的高考,只有一人接到了长春一所医学院的通知书,其余的待业在家。

资料来源:《南方周末》 刘天时

 事实上,中国百姓中的冤案冤情比比皆是。再如:陕西浦城县的打工女不堪受辱,吞金试图自尽;亳州市中级法院执行庭法官李玉龙和法警,带着法院的传票强签协议。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绝大多数若无媒体介入,是得不到伸张的。可喜的是中国人的权利意识正在一天天觉醒,“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 22年前天安门的诗句,正是今天中国的写照,也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刘天时/彭海 资料来源: 《南方周末》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