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3期 第 1篇文章 2007-8-2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焦点透视】 公开的谎言与末世心态下的游戏规则

  最近一个多月,中国政府在“治理”环境生态方面做了两件惊世大事,一是要求世界银行删改一份有关中国环境污染状况的报告,原因是该报告指出污染导致中国每年有75万人过早死亡。中方要求删除报告的理由是担心该报告内容会引起中国的“社会动乱”。另外一件事情是:原计划3月公布的2005年《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将被无限期搁置,国家统计局局长谢伏赡在7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绿色GDP是媒体、社会为了简明而用的一个名词,真正的绿色GDP核算制度目前并不存在。

与此同时,披露的另一条消息更让国人寒透了心:许多省份要求退出绿色GDP核算试点。原因亦很清楚:根据2004年的报告,治理当年污染所需费用足以把各地GDP的增长削平,从而刺穿了地方政府竭力吹胀的政绩泡沫。

前一条消息令国际舆论愤怒且深感失望,后一条消息让国人非常沮丧,因为中国政府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让人们最后一个幻想破灭。这个幻想是:中国的官员即便腐败无能至不可救药的程度,但在治理环境生态这一问题上应该与民众达成共识,因为国家领导人就算食品、饮水可以享受特供,但呼吸的空气总要与平民休戚与共、利益相关吧?毕竟要共一国风雨。

其实,在环境生态状况上公然制造谎言,除了表明中国当局对治理频临崩溃的环境生态毫无信心之外,还表明了一种政治上的末世心态。这种末世心态与当年苏共统治晚期勃列日涅夫时代的末世心态类似,主要特点就是政治上犬儒主义盛行,政府官员在公开场合的冠冕堂皇与私下行为极端龌龊并行不悖,而且当局用各种方式鼓励这种虚伪无耻,没有任何信仰的犬儒式机会主义蔓延于全国。

在环境生态上的谎言,只不过是中国当局众多谎言中的一部分罢了。胡锦涛努力为第四代领导人贴上的各种政治标签,如延安道路、共产党员的保先教育等,事实上根本无人相信,包括他本人在内也未必相信――这种状态就是苏联崩溃前夕的社会状态。当年勃列日涅夫就曾对自己的弟弟讲过:“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用来哄民众的空话。”

自从中国进入邓小平时代,意识形态的作用与其说是作为一种信仰,还不如说是中共领导层用来迫使官员们表示忠诚的一种方法。中国各级官员现在均是没有信仰的人,但都精通获取权力并牢牢把持之道,在公开场合说官话套话表示自己对党的“忠诚”,在私下里却奉行完全相反的另一套。能够证明官场双面人格的最佳例证是网友编的贪官廉政语录,这些语录将这种人格的极端分裂展示得淋漓尽致。

当局对极少数敢于站出来说话的人,采取非常严厉的打压措施,这种打压已经接近秦二世时期赵高指鹿为马的猖獗。任何人只要说出与当局意志不同的声音,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其归宿必然是牢狱。而一旦这些人士成为“国家的敌人”,其命运必然是成为社会弃儿。

在当局的利益牵引与残酷压制之下,犬儒式机会主义蔓延于全中国,正是这种犬儒式机会主义为今天的新极权体制奠定了社会基础。中国现在形成了一种外人看来荒诞但局中人却都参与的游戏规则:精英集团出于共同利益的考虑,乐于维持现状,并继续通过庞大的宣传机器日复一日地营造并维护“皇帝的新衣”这一神话,根本不用担心童话被戳穿后陷入困境。而民众则分化成两类,一类以玩世不恭之态在安全的边界内抒发自己的不满与焦虑;而另一类不是让自己躲在“民族主义”的思想避难所里,就是让自己成为毛泽东时代的真诚怀念者。他们愤怒指责今天中国的苦难来自于全球化与国际资本的压迫,讴歌他们想象中的理想主义的毛时代。对于这种有助于转移社会视线的愤怒,因为于当局者有利,中国当局倒也颇为容忍。

问题是,报告可以删节或者干脆不发表,但却丝毫挽救不了濒危的环境生态;纸板馅包子可以被宣布成假新闻,却对构筑中国的食品安全毫无补益。环境生态的安全,尤其是饮水安全却已经逼近了中国人最后的生存底线。中国现在已经进入环境危机高发期,依靠谎言只能维护稳定于一时,却无法回避这些灾难带来的民生问题。

  何清涟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