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3期 第 2篇文章 2007-8-2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现场追击】 四川双马集团工人抗争记实

  日前,四川双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爆发了一场职工为维护自己基本权益的大规模抗争。导火索是由双马集团被法国拉法基集团并购引发的。一直在穷困之中挣扎的企业职工本来盼着通过改制多少改善一下自己的处境,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被企业强行买断工龄。广大职工实在忍无可忍,发动了全面停产罢工。

双马集团是中国西南最大的水利企业之一,已有50年的历史,被誉为“西南水泥航空母舰”。长期以来,该集团为国家上交了10亿元以上的利税,但普通职工的工资却只有500-800元,多年没有调整过,生活异常困难,不得不依靠退休的父母来帮助抚养儿女。相形之下,集团领导却大发横财,董事长唐月明一个人就据有一辆宝马轿车、两辆奔驰轿车和一套面积很大的豪华花园别墅。

企业职工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如今在改制中,企业仅仅支付职工每年工龄1380.4元的经济补偿,就一脚踢开,扫地出门。职工们陷入绝境,走投无路,不得不起来为维护自己的基本权益而抗争。6月29日晚,就在四川绵阳市和双马集团领导正在与拉法基举办交接仪式的晚宴时,广大职工实行了全面停产罢工。消息传出,集团高层领导和绵阳市的官员匆匆赶回,被愤怒的人群堵在双马酒店,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一群防暴警察和武警护卫着离开。

第二天中午,绵阳市警方在工人毫无防范的时候,抓走了一位在前一天晚上据理力争的女工。消息传出,矛盾更加激化,愤怒的工人围住双马集团的办公大楼,静坐示威,要求放人。公司总经理等6位集团高层领导被堵在楼内。在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当地警方不得不释放了这名女工。

当晚,江油市公安局长亲自发表广播讲话,称“一小撮犯罪分子煽动利用不明真相的职工”,拉闸停电,导致停产罢工,并播放了一位职工的“检讨书”。职工们被进一步激怒了,包括家属、退休老职工及其子女纷纷出动,涌向厂办公大楼,双马生活区几乎空无一人。

当地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封锁双马厂区,停开班车,在厂门口盘查,规定职工必须持有身份证件经批准后才被获准出入。当局还下令当地网吧不得上网议论罢工一事,镇上的打字复印部门也不得给双马职工使用。双马厂区附近戒备森严,架设摄像机监视,背枪的武警在楼上阳台上巡逻。此外,在离双马 10公里的地方还布置大批警力,严防聚众闹事。

与此同时,当地警方开始抓人。被抓的4人中,有一名女工在派出所割腕自杀,被送往中坝市医院。这一举动,令工人情绪更加激愤,甚至感染了当地警察。他们在与工人的攀谈中,暗中对工人举行理性罢工的方式表示同情。当局害怕闹出更大的事来,当晚陆续放出了其他3名职工,另外,并陆续撤离警力。

当局随后施展了怀柔的一手,但并不想做出让步。为此,双马全体退休职工贴出了致四川省人大常委会、省纪检委、反贪局和省总工会的公开信,要求追查集团高层领导中饱私囊,造成企业亏损的责任。工人们表示:如果这封信被封锁,他们将直接呈送中央。

  陆方成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