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3期 第 3篇文章 2007-8-2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公民维权】 两儿子维权入狱 老母继续上访

  莫三妹,66岁,广西桂林市象山区二塘乡湴塘村人。因为当地政府抢占村民土地,她的两个儿子莫秀德、莫双德和另外3人被选为村民代表,向各级政府上访,却被当局扣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分别判刑,其中莫秀德被判5年、莫双德被判4年。为讨还公道,老母亲代儿继续上访。

1995年,二塘乡政府强征湴塘村土地162.92亩,办开发区,农田每亩补偿1万元钱,鱼塘、果园每亩补偿1.2万元,全村共补偿170万元。因补偿太低,村民拒绝签字。乡政府私下将补偿款存入村民帐户,但从中克扣了10多万元,少给了青苗费。市政府规定的迁坟费200元一座,但乡政府只给50元。国家规定给村民的搬迁安置费,更是一点儿没给。

1996年,凯思公司未经湴塘村民同意,也未签协议,侵占该村土地11亩。凯思公司为桂林市主要领导人亲属所有,依靠权势抢地。当地政府为拍市领导马屁,拿农民的土地送礼。还有象山门公司是区政府的人所开,该区李副区长公开为其抢地撑腰。2000年,其同样没与村民签协议,就侵占湴塘村耕地、鱼塘共61.58亩。

湴塘村村民为维护自己的权益,进行了顽强抗争。他们推选莫秀德、莫双德等5名村民代表,坚持上告上访。但村民的维权受到当地政府的打压。1999年莫双德和妻子两人去乡政府交涉青苗补偿款,被乡干部殴打,乡干部抓住莫妻子的头发往墙上猛撞。事后,莫双德夫妇反被刑事拘留15天。2000年,莫三妹指责乡官贪占青苗费,乡官雇佣10多个黑社会打手,闯入莫家,殴打莫三妹。

莫秀德、莫双德等代表村民不断上访,由区、市、自治区告到北京。2003年国务院和广西自治区信访局分别发函,要求下属政府调查处理此案,但是当地政府置之不理。为阻止村民上访,2005年1月,象山区副区长欲收买莫秀德,答应给莫一套房子和3万元,要他不要再告,但被莫拒绝。

同月底,村民代表再找桂林市市长和国土部上访,但问题仍不能解决。1月30日,村民们忍无可忍,自发到凯思和宝象门两公司门口堵路。凯思公司的人持铁棍将陈小娣及莫双德夫妇打伤,3人均受重伤,莫双德头骨被打裂,昏迷,入院治疗。次日,他们招来黑社会打手40余人,持铁棍闯进村欲行凶,村民吓得四处逃散。幸亏有人出来劝阻,才避免了一场更大的血案。

2005年2月3日,村民们去医院看望受伤村民,之后去市国土局,请求提供征地原始批文,未果。当日,莫秀德、莫成长、莫坤亮、莫青亮4位代表被当地警方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逮捕,后被判刑。莫双德出院后,继续上访,为入狱代表呼冤。2006年5月,乡政府将他骗到派出所逮捕,还诬陷他“畏罪潜逃”,当地法院判他4年徒刑。

为村民维权,莫三妹的两个儿子锒铛入狱,她自己也被殴打,但她骨头很硬,不但没屈服,反而担起儿子们的未竟事业,继续上告上访。老人家四处奔走,含泪呼吁:“请求政府重视、查清事实,严惩腐败,还我村民土地”,“释放我的儿子和村民代表”!

  王升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