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5期 第 2篇文章 2007-8-16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公民维权】 带心脏起搏器的维权斗士

  孙玉昆老师,女,今年60岁,住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是中学退休教师。在一起医院牟利案中,她造成终身残疾。为此,她上告上访10年,没有结果。在漫长的诉讼上访中,她看清了社会黑暗,投身于中国的维权运动,帮助上访民众,为中国人权呼喊。

1996年9月,孙玉昆去上海探亲,因疲劳心慌,去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医生说是心脏多长了一条旁道,要住院手术,于是给她做了射频消融手术。但手术失误,造成心跳丧失。之后,院方又给孙安装心脏起搏器,手术导致静脉血栓、肺栓塞、起搏器感染等一系列致命症状。

事后调查取证,孙玉昆本没有“旁道”,无需手术;还有就是手术失误,导致丧失心跳;最不能容忍的,医院给孙安装的是一只已经过期7年的心脏起搏器。在该事件中,院方完全是为了赚钱,先是给孙做不必要的手术,后又给她安了一只报废的起搏器。

孙玉昆和医院交涉未果,于1997年上告法院。但上海虹口法院说必须有医疗鉴定书才能立案,并指定她到市卫生局申请鉴定。但该医院正是市卫生局的下属。卫生局的鉴定自然是“不属医疗事故”,结果孙玉昆败诉。孙上诉到二中院,结果相同。2002年,孙上诉到上海高院。主审法官审阅案卷、听证调查,责令二中院重新复查。但主管此案的金伟泉审判长,竟私自将孙玉昆的证据材料销毁了55页,致使重要证据丧失。因此,此案又被法院驳回。为此,孙玉昆丈夫被气死。

孙玉昆被迫拖着病残之身进京上访。国家最高法院出函责令上海法院依法解决,但上海二中院却拒绝立案审查。于是,孙玉昆继续进京上访。她常年在上访村,住4-5元的破棚子;没钱坐车,只好逃票;有时还吃不上饭;累得不行,就在桥洞下铺张报纸休息。警察、保安呵斥、驱赶,她也保持平和心态。

为打官司,孙玉昆研究了医学又研究法律。为了弄清起搏器的情况,她跑了几个城市。最后,她在网上查到法国一家厂商,自己的起搏器正是他们的产品。于是她去信联系,得到了产品证书,证明该起搏器安装时已过期7年。她再找医院,院方竟说“过期也可以用”,而法院也这样说。但国家“医疗器械管理规定”明确说:“医疗器械过期不能使用”。

孙玉昆终于看清了社会,决心帮助访民,为全社会公民维护权利。她说:“我已是半死的人了。成天看着许多绝望的上访人,我不能不将个人的事看为是社会问题。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常年奔波在看不到尽头的上访路上呢?” 她认为,个人能力虽小,可汪洋大海是由每一滴水组成的。如果人人都能加入到维权队伍,那么维权的汪洋大海就能吞没邪恶势力。

孙玉昆努力向访民讲授维权知识,和他们讨论社会问题,宣传维权思想,鼓励访民参加社会维权运动。她积极支持维权活动人士,为他们呐喊助威。凡有正当的维权签名活动,她总是勇敢签名,并动员身边的访民参加。许多的访民是在孙老师的引导下,加入了社会维权运动。

  郭永丰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