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5期 第 6篇文章 2007-8-16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历史钩沉】 红色高棉:以革命的名义屠杀

  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柬共)推翻朗诺政府,开始执政。柬共军人荷枪实弹,强迫城市居民下乡改造。他们对老百姓大喊:“不准携带行李,你们用不着带城市的东西!三天之内就回家,谁也不准留下!美国人要轰炸金边了!”

4天之内,金边所有居民被强制遣离。顷刻间,200万人口的金边,成了一座空城和死城。人们丢下产业,匆匆离去,踏上的竟是一条不归路。从那一天开始,他们永远失去了在城里的房产。也有人预感前景不妙,将金银首饰等细软随身携带。有人随身带了一点米,竟成了日后的救命粮。那些只带了货币的人,很快就发现,一夜之间,这些钞票变成了废纸,在长途跋涉中,只能做手纸用。

体弱者,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病死途中。有幸到达的,一落脚便开始了刀耕火种的日子。他们安身在简陋的吊脚楼里。白天在田间干十几个小时的农活,晚上还要开会学习、洗脑。辛辛苦苦打下的粮食,他们不能存下,而是要拿去与中国换武器。自家允许在院子里种蔬菜瓜果,但是收成归公。每天都有人到民众家中数瓜果个数,少了便被定偷窃罪,扭送村委会处治。

柬共实行公社大食堂,每人配以一日两餐。粮食断绝之后,人们以野菜、草根、树皮果腹,蚱蜢、甲壳虫、蟋蟀成了美味佳肴。很快,连这些“美食”也找不到了。每天都有人饿死,而活着的人,连掩埋死人的力气都没有。常常是等到尸体散发恶臭,令人无法忍受时,才由当地村民就近挖坑,将爬满蛆的尸体堆进坑里。最后有人吃蚯蚓,甚至吃死人肉。很多人死于误食有毒蘑菇。仅死于营养不良、疾病和劳累的人,就高达100多万。

人人重新登记,交代历史。肩不能扛、手不能抬的人,被怀疑为阶级异己分子,受到整肃。凡曾在朗诺政权服务过的、对“新生红色高棉”不满者、地富反坏、不愿自动离开金边者,一概格杀勿论。接着,对有产者、业主、知识分子、教师、医生及其他专业人士,红色高棉也大开杀戒,焚书坑儒,连戴眼镜的人都不放过。然后是种族和宗教迫害,连会说外国话也是死罪。红色高棉禁止所有的宗教信仰,关闭或摧毁所有的教堂和庙宇,佛教徒被迫还俗,回教徒被强迫吃猪肉。

红色高棉执政3年8个月20天,每一天,都以“革命”的名义,屠杀柬埔寨的老百姓。总计占柬埔寨四分之一的人口,即170万人,惨遭灭绝。光是被处死的政治犯,就超过10万。国门被封闭,受害者无路可逃,只能束手就擒,引颈就戮。

在今天的金边南部,有一个编号为S- 21的大屠杀纪念塔,共17层,按性别、年龄密密麻麻地排列着8000颗头盖骨,在暗淡的光线下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白光。这样的杀人场,在柬埔寨不只一处。这些人死得极其恐怖,红色高棉为节省子弹,杀人多用棍棒重击或以斧头砍杀。许多头颅骨上,至今留有斧头砍出的裂痕。最悲惨的是幼儿妇女。对儿童,暴徒们倒拎着双脚,对着大树死命砸过去,至今还能看到大树上嵌着的小孩牙齿。妇女则在死前遭强暴,然后被蒙上双眼,一丝不挂地遭重棍击毙。

柬共强令老百姓放弃原先的服饰,男女老少一律穿黑色长袍或毛式中山装。妇女不论多大年纪,必须剪清一色的齐耳短发。红色高棉军人的脖子上,则多了一条红白相间的毛巾,它比中国的红领巾更实用――还能用来擦汗。整个国家,没有商店、庙宇、学校或公共设施,没有工业、不准买卖、不准货币流通、连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方式也不允许。人类文明倒退到历史最低点,连石器时代都不如!

柬共头目波尔布特,是大屠杀的元凶。他出身中学教师,青年时代曾留学法国,接触马克思主义,直到后来成为柬共头目。在上台前,波尔布特师从中共,先后到北京会见毛泽东和康生,深得真传。“大跃进”、“千里马”、“青年突击队”等名词,被波尔布特原封不动地照搬到了柬埔寨。中共全力扶持援助柬共,即便到了邓小平时代,还为此与越南打了一仗。红色高棉垮台后,波尔布特逃到泰国,隐居丛林,17年没露面。直到90年代,他在行将被缉拿归案之时,突发心脏病而死。临终前,对自己一生行径毫无悔意,称他追求的是共产主义理念,而不是残杀人民。

  杜鹃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