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7期 第 4篇文章 2007-8-30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公民维权】 反核污染斗士孙小弟处境艰危

  孙小弟是甘肃省核原料生产基地792铀矿职工,20多年来,为保护生态环境、维护矿工权益,不惧种种迫害,坚持举报甘肃792铀矿造成的严重放射性污染及其造成的严重后果。为此,孙小弟于2006年12月1日荣获全球最高的反核奖“无核未来奖”,被誉为“反核污染斗士”。 孙小弟获奖后,处境日益艰难,当局对他的监控、骚扰和袭击进一步加剧。

自2006年12月5日后,孙小弟家有六、七次半夜遭到不明身份者的突然袭击,袭击者用砖头砸他家的门和窗户,致使他家的窗户玻璃无一完好。他家还常遭无故停电、停水,这种情况甚至发生在零下20多度的冬天。

2006年11月上旬,孙小弟在当地医院查出腹腔有4-5公分大小的肿瘤,为了确诊和治疗,今年初,他和女儿来到北京冶病。来到北京后,孙小弟面对的仍是监视、跟踪、骚扰、威胁甚至是殴打。2007年5月23日,孙小弟和女儿在北京搭乘公交车外出,他女儿遭到几名三、四十岁模样的男子的围殴。孙小弟回忆说,当时他听到这几名男子是甘肃口音。

2007年5月24日晚上九点多,孙小弟从他居住的旅馆里出来准备买点生活用品时,突然遭到四、五名不明身份的人员的袭击,这些人对身患癌症的孙小弟又推又搡。孙小弟大声质问这些人道:“你们凭什么打我?”这些人答道:“你自己知道,以后少管闲事,少说废话。”

2007年6月19日,孙小弟女儿孙海燕和北京维权活动人士周莉在山西旅游时遭群殴。7月18日,孙小弟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传唤并勒令离开北京。北京国安人员说,孙小弟如果真有病,必须由国安人员带着去看病;还说,孙小弟来北京看病是假的。最后,北京市国家安全局要求孙小弟迅速离开北京,返回老家甘肃。

2007年8月6日,在甘肃迭部县老家的妻子胡建红打电话告诉孙小弟说,当局对她家的骚扰越来越升级,迭部县城管局的工作人员对胡建红破口大骂,要求她立刻搬走。第二天,甘肃七九二矿职工高庆方(原随孙小弟一起上访,后和当局走得很近)因小事对胡建红高声辱骂,并且一直骂到凌晨一、两点。而此前,高家甚至拿来鞭炮在孙家楼道内燃放。孙小弟闻听这些消息后,精神受到重创,心脏病发作。

胡建红还说,她家楼上的一家把厕所地板砸坏,楼上厕所的污水,粪水,尿都往下淌,弄得屋里一塌糊涂,臭气熏天。近日,当局又弄了一个50多岁的有智障女人住在孙小弟家楼上,把垃圾大量向下扔,门口堆起来一个垃圾堆,孙妻外出只能踮着脚走路。

8月8日,北京市国安局和甘肃省国安局的人联合在北京对孙小弟进行了传唤训戒。两地的国安人员严重警告孙小弟“不要再对外发声”,“否则立即逮捕”。19日,孙小弟再次遭到北京市国保大队的传唤,他们警告孙小弟:“过一、过二、不过三,如果再次发声,后果自负”。与此同时,孙家楼上继续在漏污水,粪水,门前垃圾仍然成堆。

  冬原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