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8期 第 1篇文章 2007-9-6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焦点透视】 “面子工程”的千年一脉
     ——“奥运猪”与隋炀帝、毛泽东的外事活动


  最近,中国媒体纷纷报道“奥运猪”如何获得特殊喂养,以及“奥运蔬菜受到优待,定期喷洒奶粉白糖”的新闻。中国当局原意是想通过媒体表示“奥运食品安全受到充分保证”,让外国人放心,孰料却引得网友发出“宁为奥运猪,不做中国人”的愤懑之叹。

“面子工程”做到这等地步,不能不让人想起隋炀帝的一段掌故。隋炀帝好大喜功,以拓土开疆、万方来朝为务。平定西域之后,他为了招徕西域商人来朝贡贸易,命令凡西域商人路经之地的郡县要殷勤招待,并厚予赏赐。在大业六年(610年),隋炀帝用尽苦心造就一个前无古人的“面子工程”,以向四邻夸功显富,炫耀政绩。从正月十五开始,隋炀帝下令在洛阳端门盛陈百戏,迎接西域诸胡酋长,音乐声传数十里,通宵达旦,灯火照耀天地,前后达一月之久,费用无算。

与此同时,隋炀帝还下令装点市容,要求店铺整齐划一,帷帐华丽,珍宝充积,人穿华服;卖菜的地方要铺上昂贵的龙须草编的席子,街道两边的树上也要披绸挂缎装扮得五彩缤纷。西域商贾经过,酒店老板要邀入进餐,吃饭喝酒不要钱,还要谎称:“我朝富裕,客人吃饭是向来不收钱的。”不过胡人也并非傻瓜,有些胡人看到街上的树木都用高级绸缎包裹,就说:“中原也有好多衣不蔽体的穷人,为什么不把这些布给他们做衣服,却用来缠树?”

隋炀帝身败名裂,这段掌故自然也就成了千古笑柄。毛泽东曾经倚重的历史学家范文澜曾在60年代初期出版《中国通史》时,将这段掌故写进书里,毛泽东认为范借古讽今,以隋炀帝之事讥刺他曾经宣布的人民公社食堂“吃饭不要钱”,自此冷落范。有人说,范文澜“幸好”在文革前去世,,否则其命运绝对好不过翦伯赞等人。

但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当局营造“面子工程”的能耐,却远远超过了当年的隋炀帝。早在延安时期,毛就非常成功地营造了一个专给外国人看的“延安理想国”,将埃德加•斯诺等记者与美国军事代表团哄得团团转,此后这些人都成了中共的义务宣传员,一部《西行漫记》为中共在美国赢得了非常高的印像分。尝此甜头之后,中共的检查文化日趋成熟,“面子工程”更是不断翻新。“文革”期间,笔者所见就有好几宗,这里且说一宗。

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我家邻近的张医生夫妇因为父兄等在美国而从“五七干校”调回,原来让他背上“美国特务”嫌疑且备受折磨的“海外关系”又让他成了重要的“统战对象”。1975年春天,张医生接获通知,他在美国的哥哥要访问中国,顺便探访多年没见面的弟弟。但因张兄是“国家的客人”,所以探亲并非私事,一切得听从组织安排。于是张医生家里开始旧貌换新颜,组织上先派人将他那狭小的房子粉刷一新,继而陆续将当时很稀罕的几大件,永久牌自行车、红灯牌台式收音机、上海牌缝纫机以及一些新家具送到张医生家来。

一个邻居大妈看到张医生家“鸟枪换炮”后,找其太太商量:你那些旧家俱可不可以给我一两件?张太没答应,邻居大妈气得直说她小气。张兄来探视之时,由市里派遣的两位外事干部全程陪同。探视之后,张家的东西就被“公家”陆续拉走,原来的旧家具又“完璧归赵”,邻居们这才明白“那些东西是借来摆看的”。次年张家出国前,张太才将真相讲了出来:对这种安排她曾出面婉拒,组织上的回答是“你们难道想丢社会主义的脸?”兄弟相见的两个小时内,因有外人监看,一句真话都不敢说。张兄在分别之时,借拥抱之机悄悄用英语耳语了一句:“我全明白。你们等着好消息。”

从隋炀帝到今天的“奥运猪”,其间已历1300多年。专制者们营造的“面子工程”虽然形式不同,但以做假营造“国家面子”的政治骗术却一脉相承。但在人权理念日渐普及的今天,“奥运猪”这类荒诞的“面子工程”,除了再次展示营造者的虚伪与无耻之外,中国当局将毫无所获。我相信国际社会绝对不会因此高看中国当局,反而会因此再次深刻地感到中国的人权与食品安全确实存在严重问题。

  何清涟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