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9期 第 1篇文章 2007-9-13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焦点透视】 “与其仰望星空,还不如擦去大地的污秽”
     ——寄语中国总理温家宝


  最近,温家宝总理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仰望星空”一诗再次让中国媒体“感动”了一回。但这些被“感动”的媒体总是忘记了中国的政治环境,如同温家宝在2006年11月参加全国文联作协代表大会时提倡“讲真话”时,故意“忘记”了自己作为二号领导人的政府如何采用种种卑劣手法,极力剥夺人们的新闻自由与出版自由。

首先,一个人仰望星空需要脚下大地的承托。如今的大学生们立足的“大地”之状况似乎已被温总理“忘记”:昂贵的学费让中产之家都难以承受,不少女大学生为筹措学费被逼卖淫;接下来就是毕业即失业的困难窘境,大学生就业率一年比一年走低;不少人因无法就业因而只好做“啃老一族”,连自尊自信都难以保持;还有那时时在腐蚀人心灵的遍地腐败,这污泥浊水泛滥且让人越陷越深的沼泽地,又如何能承托起大学生们“仰望星空”的身躯?

温总理在慰勉大学生时,显然“忘记”了人的需求有层次递进关系。马斯洛曾把人的需求分成5个由低到高的层次:第一层次是生理的需求,这是人最基本的需求,可简要概括为衣、食、住、行、性5个字;第二层次是安全的需求。比如咱们中国人的安全需求,至少应该包含几点:能够生活在一个犯罪率较低的社会环境里,病有所医,老有所养、失业以后能有救济,私人财产能得到保护,不会因政府强征而失去土地、住房等;第三层次是情感的需求;第四层次的是获得他人的尊重;第五层次的需求是自我价值的实现。

按照这个标准衡量,现在除了少数家世背景属于精英家庭且有社会关系网的大学生,我相信80%以上的大学生都正在为如何满足第一层次的需求而伤透脑筋,不少中国人也正在为满足第二层次的需求而终日营营碌碌――如果温总理在号召大学生“仰望星空”时,没忘记承诺自己领导的政府将为中国清除已漫溢至大腿的污泥并夯实脚下的土地,他的以诗言志倒真可能让我感动。

其次,温总理仰望的星空里到底有些什么?我仔细阅读,发现除了“庄严、圣洁、敬畏、真理……”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诗界盛行的华丽词藻之外,看不出他描画的星空里到底有什么星辰。从思想的无垠与自由而言,每个人头上都有片星空,我在自己的文集《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及同名文章里,很清楚地表明我仰望的“星空”,就是作为普适价值的民主、自由、人权;为了这仰望,我也从未忘记尽绵薄之力清除脚下的污浊。而温家宝总理所仰望的“星空”,尽管在诗里未具体描绘,但根据他历次讲话,包括当年在哈佛大学演讲时谈到“实现民主……中国人民还未准备好”在内,只能解释成“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民主”。

国内一些媒体可能担心读者受到我那本《仰望星空》的误导,连忙出来诠释温总理的“仰望星空”,是要大家“怀抱着共产主义的理想,相信前途的光明……愿意为国家利益牺牲自己的一切”――如果是这样,我看中国人也不必再仰望温总理的“星空”了,因为从毛泽东开始要中国人仰望只有“红太阳”的天空开始,中国人就一直只能仰望“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星空”,并被禁止仰望其它的任何星空。如此这般仰望下去,再不关注立足之地发生的事情,中国人真的要失去脚下的“大地”了――这可不仅仅是意喻,目前生态灾难频发,中国人的生存基座已受到严重威胁。

就在温家宝总理以“仰望星空”诗意地抒怀之时,中国关闭了一万几千家网站与许多博客。于是,我不由得联想到一点:中国当局用它的奖惩机制关闭了许多人头上的星空,只留下党用强权画出来的’社会主义星空”供人仰望,在这种政治环境中,温总理呼唤人们仰望星空,只能被理解为他希望人们因“仰望”而忽视已经漫溢到大腿的污泥浊水。

基于此,笔者借用约翰•布尼安(《朝圣之旅》中人物)之言遥寄温总理:与其仰望“星空”,还不如擦去脚下的污秽。这是一国总理不可推卸的政治责任。

  何清涟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