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9期 第 2篇文章 2007-9-13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人权奥运】 “喝血”奥运:京城呼家楼居民遭暴力拆迁

  8月8日,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8月9日,盛大的奥运庆典刚过,北京又上演了一幕暴力拆迁的场景。这一天,当局出动数百名警察,强行将中央电视台新台址――朝阳区呼家楼新街最后坚守的23户居民的房子拆掉,现场有多名妇女老人遭殴打。居民对在没有达成赔偿协议的情况下,央视暴力拆迁,抢劫民财,怨声载道。

中央电视台新台址的施工工程,是当局奥运工程的重点项目。被强拆的4幢楼位于北京中心位置,属于钻石地段,地价已经涨到每平方米26000元,居民都是原北京汽车厂的离休干部、职工。央视将居民们的房子拆后,只按8000元一平米进行补偿。如要回迁,也要到三环以外。职工们说,现在给这价就和抢劫一样。

据国际机构统计,截止到2007年4月,北京已经有至少125万人因与奥运会有关的开发项目而迁居。许多北京市民说:“拆迁过程比强盗还野蛮粗暴,日本人来了都没这样过”,“奥运会是以无数老百姓的背井离乡,甚至是以血泪、生命为代价的。”因此,奥运会被北京居民称为“喝血”奥运,而非“和谐“奥运。

8月9日上午8点,近50辆警车、城市管理队车辆、消防车等开到朝阳路呼家楼新街,一时间新街大院11号楼聚集了近300名警察、城管、保安等人员。警方随即拉起警戒线,禁止住户出入。将近一小时后,警察开始挨家挨户强拆,不管房里有人没人,都把东西扔出去。居民财产刚被弃置路边,男女老少顷刻无家可归。

新街大院居民魏亮表示,拆迁时他正在家中,警察一进门就说:“我们是区政府派来的。”然后就把他家里的东西乱搬了出去。居民梁圆由于没有带钥匙,拆迁时她正等在家门口,结果几个警察立即上来赶她走,呵斥说:“不要扰乱治安,我们要执行公务”。梁圆据理力争:“我是在我自己的家,你们没有权力赶我走”。

话音刚落,几个警察把她抬起头来架到楼下。梁圆挣扎着要回家清理东西,警察开始扭打她,并把她摁倒在地。梁圆钮扣散开、衣衫不整,从未受过如此大辱的梁圆顿时痛哭起来。梁圆的父亲、丈夫和弟弟回来后,要回家看看,都被警察掐着脖子殴打。

梁圆表示,她曾给国内很多家媒体打电话,要求报道她们被拆迁的遭遇,但是没有一家媒体理睬。媒体对她说,中宣部下命令,不能报道负面的东西,如果哪家媒体报道了,领导就要撤职。梁圆说,我们只有指望海外媒体了,希望你们帮忙多呼吁。

居民霍伟英说,房子被强拆后,居民们被安排在像牛棚一样的周转房里,还要自己出房租。这些周转房地处农村边缘地带,每间面积不足10平方米,没有饮用水和煤气,使用的是肮脏的公共厕所,道路两边垃圾遍布,大门外是一条臭水沟,水面上一层厚厚的绿苔和垃圾散发着恶臭。居民张先生悲声说道:“我从小都是守法公民,爱国公民,但是我们这样的人这样的下场,在这个国家有什么路?!官商勾结,民不聊生,完全没有希望了!”

  冬原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