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09期 第 6篇文章 2007-9-13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有感而发】 姓“社“姓”资”两重天

  2007年6月29日,陕西省宁陕县广货街镇忙于迎接上级的卫生和安全生产检查。民政干部谌太林看到有一病重的流浪男子踯躅街头,在请示副镇长后,从镇政府职工灶房内拿出几个馒头,给他带上,又从镇卫生所找来一名女医生给他粗粗检查了一下。

这位本应关心百姓疾苦的民政干部,在得知流浪汉“心脏没问题”后,为了给本镇“遮丑”,竟然干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他雇了一辆面包车,指使在镇上补车胎的男子郭云丰一起将流浪男子拉到海拔1400多米的秦岭山上遗弃。这个流浪乞丐最终死于荒郊野外。谌太林业因此以涉嫌玩忽职守罪被刑事拘留,后转为取保候审(原引《华商报》8月26日)。

读了新华网这则《人不是用来扔的》的新闻后,真是令人百感交集,为之动容。这则新闻也提到了在首都北京也发生过同样的案例,还提到了陕西当地的街道上经常出现一些邻县民政局的人晚上开车过来,悄悄“扔”下流浪汉。而当地对策是,将他们“扔”回去,或者“扔”到其他邻县。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笔者日前与家人在纽约街头散步,亲眼所见的另外一幕,同样令人动容:一个几分钟之前还举着酒瓶的醉汉卧倒街头,围观者中马上有人拨打急救电话,懂得急救知识的很快戴上手套进行检查。不到两分钟,附近的消防车就赶到,现场的五六个训练有素的消防人员,有的开始继续检查醉汉的身体,有的询问知情者关于醉汉的情况;又不到一分钟,一辆警车呼啸而至;警车刚停稳,一辆救护车又赶到现场……

笔者知道,这名醉汉不仅不会被当成包袱扔掉,相反他会被送到医院予以救治。他不用担心自己没有保险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也不用担心自己因为没有足够的住院保证金而被从医院丢弃。医院的医护人员一定会在确保他的病情得到有效治疗后,才会让他出院。这就是从小印象中的“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国的现状。

中国有人命本身不值钱的传统,素以“草民”来形容普通老百姓,而官老爷“草菅人命”的事情也司空见惯,当今世道尤甚。在这些官老爷的眼里,一个鲜活的生命远不及自己升一级官、涨一级工资甚至博得上级的一句夸奖。陕西素来被誉为中华文明的发祥地,而首都北京更是集中华文明和现代文明之大成的首善之区。然而,恰恰在这两个地方,竟然出现了这样悲惨的事件。

想一想当今中国有多少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乞丐(包括学龄儿童),为生活所迫,在中国大街小巷流浪,成为一道让人怜悯痛恨交织的街头风景;再想一想,老百姓辛辛苦苦缴税的血汗钱,竟然成了中国当官的大肆挥霍享乐的本钱,怎么能不让人痛心疾首!这就是我们从小被灌输的“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的社会现实。对照美国社会,同样的对象,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对待方式。个中缘由,不得不让人深思。

  青草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