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10期 第 5篇文章 2007-9-20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司法黑幕】 吴志明:“上海帮”的看家狗

  2003年,郑恩宠律师因帮助上海东八块居民反强迁,状告周正毅,披露黄菊、陈良宇、韩正等“上海帮”要员圈地黑幕,被当局判刑3年。江泽民曾亲自批示“郑恩宠一定要判”。为坐实郑恩宠“罪行”,陈良宇让上海所有市委常委签署逮捕令,并责令各媒体发表批判郑的文章,将郑描绘成争名求利的小人。

郑恩宠的罪名是“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而实情则是向海外披露了江泽民曾任总工程师的上海益民食品厂工人罢工的消息,其中引用了一首民谣,“毛泽东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邓小平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江泽民像星星,下岗工人数不清”。难怪江泽民对郑大为恼火。当时,对郑案的具体执行人是江泽民的外甥上海公安局长、市委常委吴志明。

郑恩宠被捕后不久,周正毅案发,被轻判3年。几个月后,陈良宇被“双规”,韩正被迫反水,黄菊也受到牵连。按说,郑恩宠有先见,是上海反腐英雄,他的冤案应该平反。但陈良宇倒台,并未改善他的处境。郑恩宠在监狱继续遭受虐待、殴打,与死囚关一起。反之,周正毅却在狱中受到优待。2006年6月郑恩宠出狱后,马上受到软禁,50多警察昼夜监控,郑去教堂礼拜也被拦阻。

吴志明抓住郑恩宠不放,是为了防范他出狱后继续揭露上海官场黑幕――如果控制不住郑,事态扩大,不仅将牵连自己,而且他的表弟、江泽民儿子江绵恒的事情也会败露出来,如此整个江氏集团就将受到致命威胁。监视郑恩宠的人员曾对郑说:“吴局长作了指示,一不让你出家门,二不让你出国门。”

吴志明是江泽民老婆王冶坪的侄儿,曾在安徽蚌埠铁路局扳了18年的道岔。江泽民掌控上海后,吴调到上海铁路公安局,入党提干,并迅速升为上海公安局长。陈良宇落马后,吴志明因牵涉社保案,有人预言他也将出事,可未曾想到吴却升为上海政法委书记,显然江泽民的后台依然很硬。

由于有江泽民撑腰,吴志明骄横拔扈。2006年,中纪委100多人的专案组进驻上海,调查社保基金案。黄菊、陈良宇、吴志明为上海“铁三角”,为保铁哥们,吴派了3千警察将中纪委专案组住所团团包围,向中央示威,同时也警告上海官员不要与中纪委合作。

吴志明与周正毅关系密切,彼此称兄道弟。周入狱后,吴指示予以优待,安排周坐牢如同度假,好吃好喝,随便与外通电话。吴一度还打算让周提前保释出狱,后因此事被《南方周末》曝光而作罢。周出狱后,吴告诫他低调、别见记者,并安排他去澳洲。因为走漏了风声,中央高层再度逮捕了周正毅,并追究周狱中享特权之事。为对付中央,吴志明抛出上海看守所长黄健等4人顶罪。该举引起上海公安局内部一片骂声,说是“白狗当食,黑狗当灾”。

吴志明生活奢侈,在上海市有多幢豪宅,其中静安区一幢三层楼花园别墅价值在千万以上。公安局长月薪不过几千元,如此昂贵的房子如何而来?目前胡温与江集团仍在较量,人们担心郑恩宠会继续成为双方争斗的牺牲品。

  李明成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