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20期 第 17篇文章 2007-11-29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有感而发】 还是特务好

  日前,笔者和中国农工民主党北京市委的部分同人,到门头沟区调研列入国家级非物质遗产保护名录的民间舞蹈“京西太平鼓”。这是京郊地区打发农历腊月和正月农闲时间的一种自娱自乐并且祈愿太平的民间舞蹈。

  可惜的是,这种载歌载舞的民间草根舞蹈,现在只抢救出了舞蹈表演而没有了唱词,其主要原因竟然是几十年不变的文化紧箍咒:思想不健康。1949 年之后,一句“思想不健康的文化糟粕”,把中国传统民间文化中既丰富多彩又极具生命力的宗教信仰和人性表达彻底败坏。所谓的非物质遗产,剩下来的大都是一点点空壳皮毛。

  调研期间,同行的一位著名藏族歌手演唱了一首充满“不健康思想”的藏族民歌,歌词大意是:红牡丹红破了,想哥哥想得心疼了……

  另一位舞蹈家讲起同样不够“健康”的政治笑话:一名加入过国民党的知识女性,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打成特务,由革命委员会决定在她脸上刺字:“特务”。过了一段时间,有人证明这名女士不是特务,由于脸上的字刺得太深没有办法抹掉,革委会决定再添两个字:“不是”。又过了一段时间,新的证据证明这名女士仍然是特务,革委会再次做出决定,在“不”字上再添加一个“走之”旁,即她“还是特务”。

  接着上述笑话,我自己添加了一个尾声:等到台湾的国民党主席连战及其夫人到大陆访问时,有关部门听说女特务与连战夫人是同窗好友,临时任命她为政协常委,花费专项公款,请美容专家为她做了面部美容。而当年的革委会主任是某国家级大型企业的劳动模范,企业破产后下岗退休,身患多种疾病却没有地方报销医药费。看到被自己专政过的女特务变成了人上人,他专门印制一批画有女特务头像并且写有“还是特务好”的文化T恤衫到街头散发,结果被公安部门逮捕,以75 岁的高龄被劳动教养一年。

  同行的著名作家石湾告诉我,他是1980年从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调走的,之后再没有回过原单位。原因是他参加过中国京剧团的写作班子,文革后被认定为江青的爪牙。戏曲所成立专案组,采用比江青还要江青的手段对他进行斗争批判。我以自己的研究心得劝告他:江青虽然整了许多好人与坏人,但她毕竟有非常好的艺术感觉,“五个一工程”花费了国家无数的人力和财力,有哪一部能像八个样板戏那样流传 30年呢?假如把“五个一工程”浪费掉的钱财用在保护中国大陆已经为数不多的文化遗产方面,那才用到正路上。

  石湾说,他为中国话剧100 周年写作一篇纪念中国第一位女话剧演员俞姗的文章。俞姗是目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俞正声的姑姑、前天津市长黄敬(俞启威)的姐姐、著名教授赵太侔的太太。江青与在青岛从事地下工作的黄敬同居怀孕后,就是俞姗把她介绍给远在上海的田汉等人的。1949年之后,俞姗留在大陆,在当时的中国戏曲研究院任职。文革期间,江青既没有放过黄敬,也没有放过田汉、俞姗等人。被打成“特务”惨遭抄家的俞姗,由于不堪凌辱而离开人世,终年 46 岁。


  张耀杰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