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286期 第 2篇文章 2009-3-5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焦点透视】 “愚人节”大戏:“E两会”与“河蟹族”在行动

  “两会”前夕,中国的网络生态颇象愚人节的大戏:一方面是国家领导人上网召开“E两会”,与网民聊天以示亲民;另外一方面是“河蟹族”(政府网管)“反低俗”的铁扫帚所到之处,“草泥马”(喻网民)网上生存异常艰辛。豆瓣上的各种讨论小组最近全军覆灭,就是“河蟹族”的彪炳业绩。

  “河蟹族”其实一直在行动。半年以前,我曾收到国内一朋友转来的几封信,都是网站管理员封杀他上传的帖子之后对他的回复,其中就有一封豆瓣解散“何清涟小组”的通知,因为他是那个小组的成员。内容是“你参与的何清涟小组因讨论主题属于社区指导原则不允许、不欢迎的内容,已被解散。由此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并感谢你的理解和配合。”

  对这类有关我的各种封杀,本人早已见惯不惊。因为我在中国的出版、传播之途从来就不顺利。后来成了“国家的敌人”,通过国内的出版传媒平台传播更属无望。我当然也知道,这类厄运还会降临许多人头上,只是时间迟早而已。只是看到那封标题为“Cui Weiping: I am a Grass-Mud Horse”(崔卫平:我是一匹草泥马)的邮件时,绝没想到“草泥马”一词后面竟涵盖了当局严厉的网络管制(河蟹族)与国人(草泥马)失去言论自由这篇颇具中国特色的大文章。

  通过崔卫平这篇文章,我了解到近几个月以来,已有下列豆瓣小组被当局以“反低俗”的名义强行解散。这些小组包括“炎黄春秋”小组、“南方周末”小组、“北方周末”小组(系列)、“民主社会主义”小组、“文化大革命”小组、“悼念张志新”小组、 “台湾政治”小组、“言论自由”小组、“请给思想以自由”小组,还有“贺卫方”小组、“冉云飞”小组、“徐友渔”小组、“哈维尔”小组,“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小组、“牛博群”小组。据说还包括被当局误伤的“友军”,如“崇拜毛泽东小组”,“实事求是”小组,等等。当真是“尸骸”遍地,满地狼藉。一些本来“只谈风月,非关政治”的兴趣小组也被株连,我估计这是因为当局“反低俗”需要的门面货。

  这些小组的思想倾向与价值取向很不一样,要说有共同点,其实只有一个,即没有按照当局的要求思考――有些小组其实是遵循当局教育思考只是走了偏锋而已,如“崇毛”及“实事求是”。思考本来是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的根本点,只是生活于极权国家之下的人没有本属于人的这一权利,因为相较于专制国家,极权国家的更厉害之处在于除了政治管制与警察(军事)管制之外,还特别喜欢管制人的思想。因为极权国家的意识形态有个全能特点:既解释人间,还要解释天堂(宇宙),最后还要强迫人们按其解释的法则去思考与生活。

  对这个结果我并不意外。因为今年国内形势的变化将引起民怨上升,按中国政府的逻辑必须要加强各种社会控制,舆论控制更是首要任务。而国际形势的变化使得中国政府可以肆无忌惮地加强舆论控制与政治管制: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最近访问中国时那“经济先于人权,合作重于分歧”的表态,是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必然采取的政治外交策略;而法国政府因会见达赖喇嘛遭到中国当局报复,使得其它国家在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时,需要先在心里惦量惦量利益天平――这正是中国多年努力谋求的局面。

  一方面“河蟹族”在网上扫荡一切政府不喜欢的声音,将所有可能的反对声音(包括小声咕哝)消灭于萌芽状态;另一方面当局热衷于召开“E两会”,展示“民意”,如“总理,请听我说……”、“假如我是人大代表,我建议……”,让过滤了的网民言论与五毛党的捧格在网上携手共舞。如此作为,已将中国政府每次“中国人权有很大进步”的声明与“亲民秀”变成了“愚人节”戏码,只是其上演不限于每年的4月1日,而是有需要就上。

  写至此,鲁迅名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不自禁地浮上心头。

  何清涟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