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37期 第 4篇文章 2004-5-27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芸芸众生】 禹大栓的上告经历

  禹大栓,河南省确山县石滚河乡代表二万村民上访的六位群众代表之一。而在四年前,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成为二万村民上访代表。

1999年11月,石滚河乡开始在全乡范围内强行收取集资款。27日,大栓因欠款160元,被强行拉走24袋稻谷,3袋小麦约3000斤。他没有别的办法,于12月10日到县信访办反映问题。信访办官员按通常的做法,让他回乡里解决。大栓盼着父母官们给他一个公正的说法。几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直到过年也没有盼到青天老爷们。2000年的春节,大栓家里连吃的年麦也没有。春节后,大栓又开始上访。县里不能解决,就到市、到省;这样来来回回的反复多次,大栓渐渐失去了信心。他求教一位县检察院工作的朋友。朋友告诉他,上访没有用。这年月,没有关系,不请客送礼,什么事也办不成。鬼才会相信信访!

朋友帮大栓找了一位副检察长。在他的帮助下,设宴邀请了确山县当时的信访办主任和县纪检委的官员。大栓花了几百元请他们吃喝,并随后又送了礼品。酒肉穿肠过的官员们终于发现世上还有一种叫“良心”的东西,他们对大栓说:“你告得有理,乡里的干部‘抢、打、砸’太嚣张了!”不管怎么着,有人说了句公道话,大栓又看到了一丝希望。过了一段时间,县里果真派了调查组到石滚河乡调查。可谁也没有想到,调查组来了石滚河乡,只是到乡政府同书记、乡长大吃大喝一番之后就回去了。

这是走的哪一路“后门”啊!禹大栓本来以为村民们会嘲笑他,但村民们并没有。他们早没有了平日里嘻笑打闹的劲了。大栓也醒悟过来: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请客送礼,与乡、村官员用公款办招待相比,不过九牛一毛。

石滚河乡、村两级不仅仅存在用抢、打、砸手段乱集资,乱摊派,乱收费,而且还有更深层的挪用公款、假公济私、贪污腐败事实。2002年,石滚河乡政府摊派给农民“一事一议”每人收取15元;强行从“退耕还林”资金中扣出每亩公证费5元(至今粮款未兑现);2002年2月,上级下发给南王楼村的扶贫救济粮食10000斤,乡党委书记王建华与其老表李小稍不顾群众生死,挪用6000斤抵在杨二毛食堂的吃喝账上;1997年至2000年几年中,乡党委政府为应付省财经领导小组检查弄虚作假,连做两笔假账。全乡12个自然村,村村都有,有些村高达50余万元。全乡做假账,总额达600万元以上;等等。

乡村干部的贪污腐败几乎是无孔不入,禹大栓看到:不仅仅是自已的权益受到了侵害,全乡农民都在为乡干部的贪污腐败买单。虽然自己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但大栓想不出除了上告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路可走。他和周金星、李仁旺、周海鸣、何俊乾、周金生一起成为石滚河乡2万村民的代表。已经对上访失望至极的大栓又有了新的“奔头”。从县、市、省,直到中央部委,国务院信访局、公安部、最高检、最高法,大栓和其它五位代表又走在上告的路。大栓说:“我无奈再次上北京控告。上访之路不知有多长,路有多远,还要走多久,但为了我的合法权益,为了这些被乡政府用暴力手段打、砸、抢的村民,我不会低头。我就不相信,共产党的天下竟没有伸冤的地方!”

那些深受官僚体制压迫的人都还在相信这天下还有一个伸冤的地方。共产党的天下究竟有没有伸冤的地方呢? 4年过去了,禹大栓没有找到。现在,禹大栓和其它村民代表又开始了寻找。


  柔剑工作室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