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点选文章 ( 第 97期 第 5篇文章 2005-7-21 刊 出 )
近期排行榜

【 当今世道】 山东临沂地区强制计划生育一瞥

  山东省临沂地区,有9个县、181个乡镇,人口1001万。2005年3月以来,该地区各级政府和计生办,采取重罚、恐吓、殴打、逮捕、关押、拆房、株连、强制结扎和堕胎等种种手段,强制给妇女节育。有的农民被逼自杀,有的被打致伤,有的举家出逃。许多母腹中的小生命被扼杀,妇女身心受到摧残。为逃避惩罚,有些父母甚至在女婴出生后,被迫将其溺毙或抛弃。

进入临沂地区,四处可见有关计划生育的宣传标语:“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宁添一座坟,不添一个人”、“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收田牵牛”、“一孩上,二孩扎,不扎就动法”。这些标语反映出地方当局制定的计生政策渗透着的血腥恐怖的气氛。

农民石松和前妻离婚,有一个女儿;再婚后,妻子英桂莲生了一个孩子,又再次怀孕。当地计生办逼迫英桂莲把孩子打掉。受逼不过,石松夫妇就跑到外地躲了起来。计生办10多人翻墙到石松的父亲石明理家中,把老人抓起来,关进“学习班”。石明理的小儿子是部队军官,他打电话交涉,石明理才被放出来。人虽然放了,但是计生办还是不断纠缠,唆使人在其门前叫骂,最后67岁的石明理不堪羞辱,喝农药自尽。

临沂兰山区义堂镇下坡村村民陈增义、王琴夫妇育有两个女儿,都有正常的生育手续。为了躲避被强迫结扎,陈增义夫妇一家出逃。计生办人员便把陈的弟媳孟令红和两岁的孩子一起抓走,作为人质,关进“学习班”。那里人多时有六七十人,少时四五十人,男女混在一起,两边各有一个大尿罐,吃饭和上厕所都在屋里,饭由家人送,每天还要交100元钱。

孟令红刚进“学习班”,计生人员就给她来了一顿下马威,将其半边脸打得瘀青。后来,他们觉得打脸有碍观瞻,就用橡皮棍打腰,隔一天打一次,打得浑身发青。孟令红受不了虐待,也惦念孩子,就以死来反抗,将头往墙上撞。计生办见要出人命,才允许换人,让她的公公和丈夫顶替。后又把王琴的母亲抓来关押,逼迫王琴回来做结扎,否则不放人,还要重打。

临沂蒙阴县垛庄镇桑园村农民李长兰育有两个女孩,都有正常的生育手续,长年离家在外。当地计生人员为了逼李长兰回来结扎,深夜闯入李家,把姐妹李长芹和李长梅抓走。当晚,计生人员审问李氏姐俩,用半米长手腕粗细的橡皮棍抽打,追问李长兰的下落。第二天,又喝令她们姐俩趴下,用手指头和脚尖支撑起整个身体,他们用3根橡皮棍握在一起打,一边打一边说“今天要把你的屎打出来”。

这只是临沂地区暴力计划生育的冰山一角。政府试图通过株连政策和制造恐怖气氛,实现计生目标。村干部们为了获得奖励,便卖力充当打手,违法拘押、酷刑逼供、敲诈勒索,无所不用其极。许多来不及落地的小生命被虐杀,许多妇女被强行拉上手术台,遭到人格强暴和身心污辱,留下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

  常泳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佚名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王兴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余习广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周天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周天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孙立勇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任全声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何清涟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s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