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出版刊物 | 订阅/信息 | 意见 | 联络我们 | 相关网站
 
 本期文章 (第56期 2004-10-7 刊出)
  前面各期
【焦点透视】
  • 中国企业领袖“拉美化之忧”的解读 ◇ 何清涟
    中国企业领袖开始讲述,外资大量进入中国会造成中国企业丢失本土经济主角的位置,但世界历史证明这担心是多余的,中国企业领袖只是想“曲线”维护本身利益。
    【芸芸众生】
  • 毛恒凤的超生之灾 ◇ 刘文
    中国虽然开始检讨计划生育政策,但是饱受“计生”之灾的毛恒凤这样的民众,很难希望得到道歉补偿甚至解除迫害。
  • 从国内抗争到国外——白振侠联合国广场绝食 ◇ 刘文
    白振侠跑到联合国绝食维权,人们拭目以待能否得到中国高层的重视解决。
    【腐败追踪】
  • 温家宝:百年来中国最富有的官僚家族
    温家宝家族财富高达100亿,中国反腐败前景黯然。
    【世界视角】
  • 由街头斗士到立法议员
    街头“长毛”政治家,首次当选为香港立法会民选议员,不改初衷,为民求民主。
  • 调查与批评:联合国核查小组中国行
    联合国“任意羁押小组”前往中国监狱调查,对中方提出了严厉批评。
    【万花筒】
  • “新旧交替”是“国家机密”? ◇ 秋林
    胡上江下竟是“国家机密”,赵岩被捕案吸引海内外关注。
    【每周简讯】
  • 对赵紫阳的软禁放松
    一向受到“严密”软禁的赵紫阳,近来被放宽了监管尺度,可以见到老部下了。
  • 北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呼吁释放赵岩
    北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致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呼吁释放《纽约时报》驻京办事处记者赵岩。
  • 外国媒体在中国被严密监控
    外国媒体在中国被监视,为其工作的中国雇员尤其受到严密监控。
  • 教授海外发文章被“双规”
    西南外语学院社会科学系杨政教授,因在海外的网站发表文章被“双规” 。
  • 中国是酷刑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美国国会人权问题核心小组举行听证会,认为中国是世界上实施酷刑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 河南出现多个癌症高发村
    河流污染导致河南省沈丘县多个村庄成为“癌症高发村”。
  • 镇政府欠账三年赖着不还
    崔月英告镇政府企业胜诉,但对方却一直赖着不还账。
  • 金正日的私人医生在京被捕
    金正日的私人医生逃离北韩后,在北京被捕。
  •  
    第293期 2009-6-25 刊出
    第292期 2009-5-28 刊出
    第291期 2009-5-14 刊出
    第290期 2009-4-30 刊出
    第289期 2009-4-16 刊出
    第288期 2009-4-2 刊出
    第287期 2009-3-19 刊出
    第286期 2009-3-5 刊出
    第285期 2009-2-26 刊出
    第284期 2009-2-19 刊出
    第283期 2009-2-12 刊出
              ...显示各期

    近期排行榜

  • 请阅读《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自2009年6月1日,《华夏电子报》已与《人与人权》杂志合并为《...
  • 当今中国三大扯蛋四大怪事五大谎言六大成绩
    当今世道光怪陆离,人妖颠倒,“做人的不如做狗的受宠,爱忽悠的比敬业的更豪迈”。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二)
    在“六四”20周年之际,特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军人的楷模:徐将军抗命始末
    “傲骨虚心真力量,热肠冷眼大慈悲”。人民军队怎么能向人民开枪呢?
  • 大跃进中的“妇女赤膊上阵”
    “臭婊子!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
  • 薄熙来的红色恐怖
    薄熙来大权在握后,罗织罪名整人,制造红色恐怖,为历史添上新伤疤。
  • 赵紫阳:民族良心的囚徒
    赵紫阳不是一个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功不可没。
  • “六四暴徒”至今在押情况(一)
    在“六四”20周年之际,转发孙立勇这篇文章,以期引起世人对“六四”入狱者的关注。囿于篇幅,做了适当压缩,分两次刊出。
  • 孙立勇--为“六四”呐喊的硬汉子
    孙立勇为“六四”讨还公道入狱7年,历经坎坷,但一腔热情从没冷却。
  • 《华夏电子报》全体同仁致读者
    《华夏电子报》将告别读者,《中国人权双周刊》将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而努力。
  • 莫将统计数据当作宣传工具
    中国政府依靠编造统计数据来打造信心,只会弄巧成拙,使政府失去诚信,国民失去安全感。

  • © Copyright 2004-2016 - Human Right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