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709家属及支持者

不论官方基于何种目的,若迷信暴力,以国家强制力驱赶外来人口,对付其公民,这是在为“新时代”制造大量的“低端”反对力量,他们将奠定大规模社会运动和社会抗战的阶级基础,并有可能涌现组织者和领导者,从这个意义说,“新时代”极可能会爆发社会运动。
昨天我老家炸了锅:六姐夫工作调动取消了,姐姐旅游取消了,以后去哪儿都要打报告;四姐夫工作也停了,给他俩的任务就是把岳父岳母接回巴东,接不回绑回,要不然工作别想干了;三姐,五姐被约谈,六姐出差在外已经接到公司通知,回家谈话有任务;连我的外甥都被恩施州政法委书记约谈了。我就不明白了,王全璋被抓了,我是妻子,为什么迫害妻子的家人?只有一个目的:让我屈服,放弃对丈夫的营救。
王全璋律师被捕近两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无音讯的人。当局不仅拒绝他的妻子李文足为他聘请的律师会见他,还对这些律师进行各种打压。近来,两位官派律师通过各种途径找李文足,试图让她同意他们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发表公开声明,指他们违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伙同官方把一个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帮着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实。声明说,王全璋现处在不自由的状态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选择的律师,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况下万般无奈的选择。李文足在声明中表明坚持使用自己聘请的律师,并规劝拟做官派律师者自重。 拒绝官派律师的再次声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你们的英勇,无法用言语表述。 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 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 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你们以你们的勇敢,突破了官方的围剿,激励了家属,阻遏了罪恶,你们理应获得我们这些当事人最高的敬意。值此“709”案两周年之际,也恰逢“人权律师节”设立之初,我们向“709”案全体辩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致敬,“709”案辩护人!
惊闻王全璋律师有了官派律师,我们不禁怒火中烧。啥叫官派律师?用某律师的话说:就叫“官驭律师”或者“官奴律师”。用高律师的话讲,是人格太监者。
权利不会自天而降,特别是在专制治下,如果我们后退一小步,那么权利就会失去一大部。酷刑关乎每一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健康,关乎每一个人做人的尊严和自由的意志,所以,坚定地站在反对酷刑的行列,是做为一名人权捍卫者必须要面对的选择。
2017年3月26日(2017年4月4日寄出) 在美中两国举行首脑会晤前夕,“709”大抓捕案中被捕律师李和平、王全璋、江天勇的妻子联合发出第四封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公开信,信中列举了由于公安的不作为而导致“辱母杀人案”的发生,以及“709”案被捕律师及其家人遭受公安各种迫害的事实,指出中国公安的首要职能已经不再是保护公共安全,而是把一切官方认定的敌人打击消灭掉。她们盼望特朗普总统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释放“709”案中被酷刑折磨的无辜的人权律师。 第四封信: 709家属致川普总统 尊敬的总统先生: 近日中国网络上沸沸扬扬在传播一个案件的判决书,所涉及的案件是一年前,...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李和平律师被判缓刑,被带离看守所却被国保杂碎们非法关押在秘密的地点,不得不让我强烈担忧他此刻正遭受变态折磨和摧残。因此,709家属们势必为丈夫继续呼吁,坚决揭露真相,直至家人得到真正的自由。
709律师案到现在为止,仍有王全璋、李和平、江天勇律师没有得到律师和家人的会见,甚至江天勇现在身在何处,他的家人仍不知道。同样是709律师案家属的勾洪国的妻子樊丽丽,看到了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的柔弱与执着、李和平妻子王峭岭的坚强与悲愤,还看到了他们孩子的可爱与不该背负的沉重,写下了《一个女人的呐喊——打了谁的脸》。

页面

订阅 709家属及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