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自邓以降,江、胡、习三任中共领导人不仅没有自成体系的思想学说、理论观点,甚至连“发表重要讲话”时的语言风格都没有形成过。习近平所谓“系列重要讲话”,无非是几篇官样文章,其实与《人民日报》社论分不出高低,谓之“习近平思想”,也实在是有些勉强了。
就历史的眼光看,1949年共产党君临中国,是中国自十九世纪迈向现代国际社会历史进程中的最大一次断裂,一段倒退;特别是毛泽东统治中国的27年的断裂与倒退,使中国人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共产党君临中国已经68年了。我曾给出的答案,则是梁任公百年前预言的回响:将来世界字典上决无复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百年”九字连属成一名词者。
如今固然难有政治人物挑战他的权力,但当社会层面出现习近平难以掌控的问题,那些不得不假睡、不得不旁观做看戏党的政治人物会不会咸鱼翻身呢?毕竟这一代社会精英的价值观是在改革开放背景下形成,不可能真心认同朝向毛氏的左倾。所以,无论习近平的权力表面上看去如何稳固,都无法克服其本质上的脆弱性。
当下之中国,已经处于毛泽东去世之后政治控制最无法律制约的时期,也是思想压制最不择手段的时期。由于习近平和毛泽东在个人学识、政治经历、所处时代和国际环境等方面的不同,习近平今天不可能、以后也永远不会达到毛泽东生前的那种政治影响力。
所有集权的政治集团的宿命在于高潮之后的必然低谷。十九大是习近平的一个高潮,但是这个高潮能够维持多久?习近平的集权之路,将是中国人民幻想经过极权制度走向现代化的幻灭之旅。
这次大规模的内蒙古阅兵,首先在国内的意义是让所有在国内跟他不相上下的政敌看清楚,让他们不可能有任何力量来对付习近平,不可能向他挑战了。他的领袖地位已经确实建立起来了。这是江泽民、胡锦涛都没有敢做到的事情。
一个人、一个党不敢正视自己的历史,不敢承认自己的罪过是懦夫的表现;一个民族对历史的整体失忆是危险的。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之际,年过八旬的北京老太太王秀英发表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指出“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是悖论”。公开信说,战争年代军队绝对服从党的领导是特殊环境所致,建政后,特别是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之后,这种提法有悖于《宪法》。公开信提醒习近平尽快将中国共产党到民政部登记注册,让其成为一个合法组织。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是悖论 ——八旬老人再次公开致信习近平 我亲爱的朋友习近平先生:您好! 我叫王秀英,我是一个年过八旬的北京老太太,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之际,我要对您,对您这个有着几百万军人的最高统帅,谈谈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关系问题,...
把习近平的名字进党章是这个党的传统。这无疑是一种造神运动,却是这个党1945年以来的特色。我不知道十九大会不会改掉这个传统。如果改,我认为是进步,是告别蒙昧;要是不改,那就是它将继续坚持造神的初心。
法律,包括中共自己制订的宪法,从来都是一张用过之后就丢掉的卫生纸。中共领袖们只有到了权力斗争图穷匕见的时刻,才会拿法律来当盾牌,毛泽东和刘少奇都是如此。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