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中共正在新疆实施大规模的种族迫害和文化屠杀。中共无法抵赖,转而进行掩饰和狡辩。最重要的一个借口,是声称那些只是职业教育培训。但效果却是欲盖弥彰。 “墨写的谎话,绝掩不住血写的事实”
11月6日,中国将在日内瓦接受联合国对其人权状况进行的 普遍定期审议 。这次审议是在这样一个时刻进行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大规模拘禁的报道不断增加;中国官方加强了对人权的普世性和对人的尊严的尊重这一国际人权体系核心原则的攻击。 中国当局于2016年开始了一项针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运动,自2017年以来一直不断升级。新疆自治区政府发布了一个“反极端主义”的条例,将“非正常”蓄须、穿戴蒙面罩袍,不仅把在食品而且在其他方面也保持清真的行为都归入到“极端化的主要表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第9条)。据报道,中国当局在新疆以打击极端主义的名义下拘留了至少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
中国人权注:在联合国定于2018年11月6日(星期二)在日内瓦举行对中国的人权记录进行第三次普遍定期审议之前,23个联合国成员国预先提交了将对中国的提问。本文是中国人权择要翻译成中文的若干问题。
强迫失踪在中国非常猖獗。从范冰冰到高智晟,从肖建华到王全璋,从小班禅到孟宏伟,从体制的受益者到反对者,从贪官到良心犯,没有任何人是安全的;连制造恐怖的作恶者也不例外。失踪人民共和国实际上就是恐惧人民共和国。
帝国崛起的幻觉,是人类历史上是长盛不衰的政治海洛因,其剧毒的性状有过无量数的历史佐证。它从人性的权欲中疯狂繁衍,结出各种畸形的政治毒瘤。对本国的横征暴敛和对人权的摧残,对他国的掠夺与屠戮性战争,便是吸食这一政治海洛因的结果。一个人是否生活幸福,与他所在国家是否强大并无必然关系,有时甚至可能是反向的关系。
人权是个普世价值,不分文化、地域和宗教,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天生就拥有这种“天赋人权”,不是任何其他个人、集体或国家可以剥夺或践踏的。德国人在二十世纪亲历了纳粹的独裁和共产主义专制政权的荼毒,从自身的耻辱和痛苦中汲取了教训,对于其他还在遭受人权受到侵犯的人们,特别具有同情心,愿意伸出援手。
同希特勒的种族灭绝和屠杀一样,列宁所发明的理论和后来付诸的实施,从肉体上消灭了俄国老一代知识阶层、农民、贵族,以及宗教僧侣、资产者和哥萨克阶层。重新追究列宁的反人类罪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只有把他的一项又一项的反人类罪调查清楚、曝光出来,我们的后世才有可能真正了解共产主义是什么,对人类造成了多大的祸害。
新极权体系集大成者的习近平已明白无遗地表明了其要做终身独裁者的奢望。为此我们大声疾呼,争取人权,这是全世界人类的共同愿望。人们只有在自己的天赋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的时候,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环境才有望得到改善。没有什么比人权对于我们更重要,更没有什么禁令能够阻止我们对人权的向往和渴望。
中国不发展自己的市场,经济发展就不可能持续。中国没有工人权利,就不可能产生庞大的中产阶级,也就没有现代化的市场经济。只有奴隶和富翁的国家,能叫做现代化国家吗?
——2018年汉堡“中国时代”另一种声音(之二) 2018年汉堡“中国时代”,通过各种媒体与网络宣传阳光的一面,德国“被胁迫民族协会”(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会长乌尔里希·得利厄斯(Ulrich Delius)谈了他对中国的大数据库、新媒体、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看法。 德国“被胁迫民族协会”,成立于1970年,至今已存在48年了。该组织主要的理念和目标是援助一切因语言、种族、宗教而受到歧视及迫害的少数民族,特别是“民族屠杀”(Genocide),被驱赶民族等受害的族裔。当初从尼日利亚独立出来的比亚法拉(Biafra)只存在了3年(1967-1970),...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