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六月的柏林天气阴郁,在浓云下,在雨粉中,我看到了柏林墙。它丑陋而且冷酷,除了蔓延墙脚的野草,没有生命象征。在高墙和电网之间,能自由往还的只有风。暮色中的柏林墙,它仿佛由一种价值和无数词语砌成,比灰色更深,比信仰更重。我们穿越高墙,眼前蓦地铺开一片灯海,两个柏林如摔碎的镜子,分裂的映像无法重合。
即使是在具有充分人权保障的民主社会,也不能完全不考虑对少数民族的特殊保护。民族区域自治若能真正落实,对于控制移民、保护生态、维护本民族生活方式,延续文化传统和保护宗教信仰,是可以起到无法替代的作用的。
艾萨克曼主张对言论自由作广义解释,只有在很小的一部分情况下才可以对其进行限制。当一则针对某一公众人物的批评性评论出版之后,无论它是如何让人无法接受,只要它并没有对这名公众人物造成实际的损害,这种言论就是应当受到保护的。
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的三年多里,波尔布特对柬埔寨实行了令世人震惊的大屠杀。当时柬埔寨全国人口有800万,被红色高棉以各种理由杀掉了300万。相当于每三个人中,就有超过1个人被屠杀,大多数就是民族精英和知识分子。整个柬埔寨被红色高棉斩首,现代阶层出现了断代。
习近平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看起来法律已经不再是斗争舞台,而彻底成为权力的附庸。其实当局从来不会允许任何力量发展到可以挑战一党制的程度,利用法律的维权运动当然也难以跳出中共设定的红线。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仍在进行。在中国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们没有放弃,全世界关心中国自由尊严的人也没有放弃。退无可退,生死攸关。
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但他的政治直觉异常敏锐,他对中国发起的挑战是一个远远超出贸易范围的制度性挑战。希望美国与中国在贸易方面的这场对峙能开创一个让人们对极权制度彻底放弃幻想的新时代。说到底,一个大国的极权制度绝不仅仅是本国人民的灾难,也必将给全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早就应该要人看到,期待中共主导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不可能的。中共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这有各方面的原因,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原因,国际政治原因。共党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愈来愈多成功的革命是非暴力的,而且非暴力完成的民主转型更容易巩固。所以我们是主张非暴力。
举世瞩目的美朝峰会落幕。我们遗憾地发现,在这次美朝峰会上,人权问题被忽视。假如朝鲜真的去核化,从而集中精力发展经济,那当然是件好事。但假如朝鲜选择了中国模式的发展道路,而美国却像当初一味地支持中国经济发展那样一味地支持朝鲜发展经济而回避人权问题,以至于到头来,帮助朝鲜成为一个小号的中国,那对世界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有,通过在国际上的宣传,还有提供技术、经济和外交援助,必然会进一步帮助其他威权政权。中国对国际机构的影响也会更加有效,可能会减缓过去四十年内民主在世界上取得的发展,甚至有可能让世界民主倒退。对民主国家而言,最好的抵制中国影响力的方法是让自己国内的民主拥有更好的表现。
人的主体性要求个体的独立存在,国家对他而言唯一的意义便是服务于自身的公共存在。国家的暴力本性决定了个体的人受到干预乃至侵犯的程度越高,国家存在的必要性也更加可疑,个体的反抗权利越真实分明的把握在自己的手上,国家的共同体价值越高。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