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窗口

20世纪最大的,与马克思主义相对立的实验场是美国。从精神资源而言,美国的一切都来自欧洲,是欧洲文明的继承者,又是其变种传。在源于欧洲的种种学说中,经过美国土壤的选择,得以生根开花的是自由主义。
要来的,终于来了,焚书坑儒再现中国。诚如海涅 倍倍尔所言:“那仅仅是前戏。人们在哪里烧书,最终将在那里烧人。”在当下的历史格局下,摧毁中共的防火墙,这是解体“烧书—烧人”体制的最迅捷也是最彻底的途径。在这一意义上,我们都是处在30年前的柏林墙两侧的东、西柏林人。
中共处理内乱问题,事事都要归咎于“国外敌对势力”。香港2019年长达半年的英勇抗争,从反送中到反中共,从和平示威到暴力对抗,其激烈程度,在共产党统治底下的记录,只有1956年匈牙利起义可比。香港不屈的雨伞革命显示人民已经准备好,单等纳吉这类从堡垒中突破的人物出现。
把国家安全建立在个人不安全的基础上,是为了保卫祖国还是为了保卫那些既得利益集团?一个用钳子强迫人不说话国度就是社-会-主义吗?我们国家能否遵循“不与人为敌”的政策?能否出台不与人的自然本性违背的政策?
警察进攻中文大学,难道不是一个香港沦陷的信号吗?中国文明不是只剩下香港一个孤岛吗?这个孤岛才有牟宗三、徐复观、钱穆、余英时……。今日西方不救香港,其实也是救不了。所以香港是孤军奋战,香港青年是全世界民主社会的“牺牲”。
中国20世纪所有的骄傲,都归结到中国能够在最绝望的时候,有很少的一些中国人,能够办起几所大学或准大学,支撑起整个民族的文化;所有的不幸,所有的悲哀,所有的愚蠢,就在于在平常时期几乎完全没有真正的大学,没有完整人格的修养所,只有人才培训机构,只有培养工具,培养听话的螺丝钉的地方。
鲍彤表示,我们大家都关心香港,都希望香港成功,祝福香港!香港能不能成功?我讲两句话:第一句话,香港已经成功了!她成功擦亮了国际社会的眼睛,尽管还没有擦亮大陆所有人的眼睛。第二香港能不能成功,不取决于别的东西,只取决于一个,力量。
当国家在说谎,真相就有罪;当体制在行恶,良知就有罪;当天下都向权力下跪,站立就有罪;当你集数罪于一身,就成了国家公敌。
回放历史,柏林墙的确是倒得很荒诞。真正的主角,是人民对自由那种发自内心的渴望;这种渴望,在柏林墙耸立的那一天,就决定了它在日后倒塌的命运。这世上,还有多少堵墙,在等待荒诞对荒谬作出判决?
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是美洲和非洲最贫穷的国家,从天堂到地狱,只花了短短十几年到二十多年。为什么两个比较富裕的国家,能在短期内变得民不聊生、一贫如洗?原因可以用12个字来总结:两个伟大领袖、三个爱国大招(国进民退、劫富济贫、闭关锁国)。

页面

订阅 国际窗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