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联网治理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值此八面来风时节,欲令天下无声,惟剩诺诺,何其愚妄,何其滑稽。毕竟,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适之先生所言:“哪有先生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摆脱孤立的私性状态,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中共政权被列入公安编制的网络警察早在数年前即已经从幕后走向前台,全国各省、市、区公安厅、局统一标识为“网警巡查执法”的微博、微信和百度贴吧账号早已经上线。近二年随着网络监控的力度加大和深入,中共公安扩充了大量的网络监控从业人员,有些退伍、没有工作的青年被选入公安系统做临时网警。
据国内知情人士消息,原定于3月26日开庭审理的董奇案,法院于3月23日以光盘阅卷没有准备好为由通知律师取消开庭。深圳居民董奇,因为在网上定制印有“推特”图标和“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于2017年5月24日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抓捕,5月25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6月30日被以同一罪名逮捕,至今已被关押10个月。 圳龙岗董奇案原 3月26日开庭遭取消 3月23日傍晚,律师接到深圳龙岗法院通知,取消原定于3月26日下午三点在龙岗法院第六审判庭进行的董奇案的开庭审理,何时开庭,法院也没有给出时间。 23号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董奇,被以律师会见号没有了为由而遭拒绝。...
中国各大微博网站有不同的敏感词、关键词审查标准;处于不同的政治敏感时期,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审查制度。有部分微博网站为吸引更多用户,言论审查制度倾向宽松。新浪微博在中国网民眼中算是审查最严的微博网站之一,其审查逻辑有一定的代表性。
最近一段时间,针对网络连接的战争愈演愈烈,双方都在尝试不同的策略。以至于对于新人来说,很难理解哪些已经发生过,哪些还在尝试中。于是写篇文章来简单介绍一下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
网信办不惜触犯众怒,表明它急于在十九大前建功立业、讨好最高当局的心态,同时此举也反映了最高当局的意志,即把各类网络群组变成党的喉舌、党的工具和党的阵地。问题是,中共能做得到吗?
被强敌环绕的习近平,再也没有上台之初的“自信”,他一手发动网络严打,一手掀起皇帝崇拜,不是左右逢源,乃是左支右绌——无论是日渐觉醒的民间社会,还是离心离德的文武百官,都让习近平感到处处威胁、步步惊心,他希望能两手抓、两手硬,但他真有毛泽东的本领吗?
订阅 互联网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