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物

New!
——孙大午出身贫寒,父母以捡破烂为生。辞职下海后,夫妻俩以养鸡起家,他的企业大午集团集一度拥有16个厂和一所学校,年产值过亿。他自称是一个坚定的“人民公社”的信仰者,在企业内实行“乌托邦”的实验。职工和村民每月只用1元,便可享受合作医疗。
——九个月后,你赶到天山陵园,和他会合,从此永不分离。他离开你,走了十年,你追上他只用九个月。就像那天我们在河边散步,他驮起盈盈大步流星往前赶,你说他走得快,走不远的。果然,拐过弯就见他站在桥下阴凉里擦汗,等着我们。从前在你心里,现在在你身边。朱洪,朱洪,我们会想你。
——她那一代人,把绚烂的青春和朝霞似的理想,拱手奉献给了魔鬼,还不可能得到晚辈的谅解,唯有自己去消化那种悔痛。她宁愿客死他乡,绝不肯为那个体制再做一次殉葬。老太太一辈子受了多少苦啊,照样活到九十四岁,多么强大的生命力!我想她已经获得了一种新的理想的支撑。她的强大不是凭空的。
——达赖喇嘛是卓越的宗教领袖,他的中间路线理念具有本质的柔性、善意和悲天悯人的情怀。他的言论见证了他对中华这块土地深怀情义,更对伟大的佛教传统数如家珍。的确,中国不仅是伟大的佛教传统的接力者,而且事实上已经成为最大的佛教文化国。
——政权为他罗织罪名,戴耀廷坚持为港人编织希望。他仍觉得有生之年,能见香港重生,但愿香港人的爱与希望不灭,“冇咗希望就系顶唔到嘅时候,当人冇咗个希望,就系冇㗎啦。”
——民主维权运动的核心资源,需要而且能够由道义价值扩展为政治实力,其核心枢纽和原点发动机就在于铁窗英雄群体的理想性、厚德性和人格境界。这并非在夸大少数人的力量,再造中华民族的价值等级表的操作起点,总得从某些具体的高贵生命开始。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人。今天虽然黎智英等还不至于砍头牺牲,但完全有可能像刘晓波这样在狱中迫害而死。黎智英这些义士对此十分清楚,但他们仍然不为所动,坚持留下来,等着被捕坐牢。中共可以摧毁香港,但摧毁不了港人的自由精神。
——刘晓波的死亡是一个象征,象征着在暴政肆虐之下一代又一代人的受难,象征着中共专制政权对人类正义和良心的极大嘲讽,象征着西方对华绥靖政策的道德污点和政治恶果。他的生命与死亡,已经超越了政治博弈和利益计算,它将在人类精神和人性尊严的纬度上,向我们每一个人进行持续的拷问。
——行文之际,强拆铲车还在轰隆,瘟疫继续蔓延,南国洪水滔滔。俯瞰寰球,国朝四面楚歌,内忧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无耻选择性失明,依旧歌功颂德,歌舞升平,不过奏响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
——黄之锋今天声明,退出众志,坚守香港。我想到的,是广东人的一个近现代特征:盛产革命家。今日中国的政治已走进死胡同,“改良与革命”激辩不已,“换人还是换制”挣扎不定,北京迫不及待要灭掉香港,已经彻底失去安全感了。前景无从预测,但是香港不会无声无息!

页面

订阅 人物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