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中国在近代历史上,只要不向前走,就只好选择国粹。每到危机关头,总是进退失据。不是怂的像滩泥,就是硬得像根棍,只不过是根泥巴棍,结局是被打碎。少数的明白人,还总也得不到好,弄得不好,不是像郭嵩焘那样被弃用,就是像袁昶和许景澄那样丢了脑袋。中国的事儿,两个字:难办。
在历史的重要转折关头,我们似乎总是错误地选择了那条遍布荆棘、注定充满苦难的路。对清王朝来说,辛亥革命原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是它的颟顸、无知与贪婪一步步将自己推上了断头台。百年来的时局动荡、血流漂杵,为中国人的悲剧性命运增添了又一个沉重的注脚。
余英时从没有乡愁,到晚年常说一句话:“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那丛林中的余府,后来竟门庭若市,访客络绎不绝,无论天涯海角,名士布衣;大陆从政府到学界,常常有各层级的人物希望造访余府,其间自然少不了安徽乃至故乡潜山的“父母官”们,竭尽全力邀请他衣锦还乡,却从未如愿。
同希特勒的种族灭绝和屠杀一样,列宁所发明的理论和后来付诸的实施,从肉体上消灭了俄国老一代知识阶层、农民、贵族,以及宗教僧侣、资产者和哥萨克阶层。重新追究列宁的反人类罪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只有把他的一项又一项的反人类罪调查清楚、曝光出来,我们的后世才有可能真正了解共产主义是什么,对人类造成了多大的祸害。
事实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就要看与谁结友、与谁为伍、与谁同行,这是历史的大道理,而不是小儿的过家家。对于中国来说,中美贸易摩擦绝非好事,从中国的长远发展考虑,我们不应当只顾眼前的进退得失,采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态度和政策,而应当做出必要的让步,以便达成妥协,尽早结束争端,改善外部环境。
关于天朝的底裤,赵烈文、李鸿章和张之洞都看得很准,也希望引起决策者的重视;至于比他们位更高权更重的曾文正和摄政王,他们到底是清楚天朝的底裤已然不存却不愿承认,还是压根儿就不明白呢?
中美盟国体制的建构是二十世纪世界大事,更是改变中国历史走势的大势。短短几年时间,在美国强势文化影响下,美国的文明、力量、价值观,都获得了中国知识人,乃至国共两党政治家的普遍认同、追慕。
林彪事件的最大意义是宣告了文革的破产。林彪事件表明,对中共党的最高领导人的“表忠心、献忠心”活动,根本是假的。今天所谓的中国梦,实际上是头脑发热和发昏的人做的黄粱一梦。林彪事件的发生之日,就是文革世界革命美梦结束之时。今日大肆鼓吹的中国梦,比文革时的梦想又好了多少呢?
我们有理由判定,《夹边沟》电影是比当代社会的种种和谐事件更为重大的精神革命。电影传达的不仅是存在主义的,不仅是人道主义的,更是人本主义的。我们文明演进的本质意义仍在于有自己的同胞守望、揭露、安慰。
这是一篇平和客观的文章。作者苗炜先生有着行文时惯常的平稳的语调。但是读毕全文,可以说,这里的几乎每一个文字,都会让你痛彻心扉。布拉格终将成为一座沉默之城,但我们的语言还在空中,他们的子弹无法击落我们的声音。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