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文革是中国当代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它虽然已经终结四十多年了,但怎样认识和评价“文革”的斗争还鲜明而尖锐地存在着。“千万不要患文革健忘症”,我们如果不正视这场斗争,并取得这场斗争的胜利,“文革浩劫”还可能重演。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我们任何人都千万不可忽视和轻视!
历史不是一根直线,从来不是笔直前行, 而是变幻莫测,充满了变数。它有很多的意外,你本来想走进这个房间,一不小心被一块小石子绊了一脚,你就跌到隔壁房间去了。昨天是我们的历史,今天也是我们的历史,明天也将成为我们的历史,在历史当中我们才能找到真正的未来。中国的历史不是某些英雄、伟人和统治者创造的,是所有中国人共同创造的。
亡国之君的下场都不怎么样,但崇祯尤其惨。但是,他的下场,跟他当初的选择,是有密切关系的。大厦将倾,有力者想要挽回,不是不可能。但是,恰好挽回者是崇祯皇帝朱由检这样年少轻狂之辈,他所做的,不是挽回,而是加速倾倒。
中国大陆再次陷入世纪耻辱的危险,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中兴事件仅是中美贸易战中的前哨战,按照中共目前应对贸易战的自娱手段,最终贸易战将带来第二次世纪耻辱已然隐隐成形。
读赵丹的交代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尤其令人难以忍受的是,他甚至还不得不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自己。在这样的交代的字里行间呈现出来的,不再是一个光彩夺目才华横溢的艺术家,而只是一个委琐、屈辱、无奈的囚犯。赵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日如年,就是以今天人们难以想象的方式消耗生命。
和大多数倒台官员不同,康生的倒台,发生在他死后。有一个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在中央党校。这个松动,是由多方合力形成的。压在众多的原来还敢怒不敢言的人心上的那座山轰然倒塌了。这是应当在中共党史上记下浓重一笔的。
“误国贼”横贯今天的官产学媒,尾大不掉,人莫予毒,是一个无可讳言的事实。他们成天喊打喊杀,反美反日反西方,四面树敌,向全世界展示敌意,一如当年载漪们仇外排外的梦呓。他们展示的敌意终于让全世界惊醒,终于以敌意回应敌意,他们弄假成真,正把中国变成国际社会中的孤岛。
广西大屠杀确是太悲惨了,十多万生灵死于非命,那些许许多多的杀人惨况用语言是难于表达的。当年的凶手们随意抓人、打人、杀人是极为普遍的,杀人手段更是五花八门,残忍无比,人世间罕见。有用木棍打死,石头砸死,用刀捅死,五花大绑丢下河溺死,生埋活人,生割活人,挖心肝、吃人肉,五马分尸,有对妇女先强奸后杀死,有全家被杀绝、家产被抢光的等等,至今为止仍然叫人无法相信,但却是血淋淋的真实存在。
血的教训告诉我们:在当今,任何集权,不论是集于一人还是一两个机构,都是罪恶!因为历史上的大屠杀等反人类的罪恶都是在集权之后发生的。集权虽然可以干好事,但往往是干坏事的多。他表面的强悍是虚旺的,再加之其信仰的缺失,在足够强大的外界压力下,不排除其有崩溃的可能。
朱学勤做的“四十年和二手时间”的学术讲座,提供了关于时间政治学的一个独特分析框架,将二手时间定位于新的统治者只能在前任统治者的时间里运行,不敢或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手时间。以时间政治学的标准来判断,邓的改革开创了属于他自己的一手时间,但改革在1989年便已终止。江湖时代只能算是邓时代的二手时间。至于当下,那是毛的二手时间。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