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共产极权专制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完全是依仗暴力来维持其政权,而这又可分为“软”、“硬”两种。所谓“硬暴力”那就是由军队、警察、监狱以及检察、司法系统,隨时对民众实施镇压,威慑,骚扰。另一手不妨称之为“软暴力”,那就是在思想、语言上专横跋扈,大搞“一言堂”,不容许任何不同意见的存在,一律加以诬辱,恐吓,谩骂,“批倒批臭”。
五四之于现代中国,正如春秋战国之于传统中国,是文化源头,一个不断被回溯被援引也被批判的灵感源头。九十四年来基本价值符号的曲折遭遇,一次次回溯五四,成为现代中国的历史宿命,五四回旋曲势将岁岁鸣响,直抵历史的纵深。只有当国人已不大热衷谈五四了,中国社会的精神氛围才真正五四化了。
共产主义神话的肆虐,给予人类最重要的教训之一或许是:各式各样的乌托邦,作为批判性的因素是富有价值的,作为肯定性的目标是极其危险的;作为遥不可及的彼岸世界,它具有净化现实社会的作用,作为在现实人间强行施工的天堂蓝图,则这条通向天堂之路往往导致地狱。
最有讽刺意义的就是,「芯片战争」要解决的实质问题,和鸦片战争要解决的其实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按照什么原则来发展不同文明之间的交往与合作。西方文明相信唯一正确的原则应该是对等(reciprocal)的原则。中国的当权精英认为,如果按照这个原则,无异于要求中国解构自己独特的政治秩序。
我们没有历史。每一代都是断代。于是,我们世世代代不得不重复黑暗,蒙昧,屈辱和恶。在比监狱更加严密的铁壁重围之中,一个注定要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圣女之死,没有一丝丝消息传出来,哪怕如晨星夜露如蛛丝马迹。
冯克利认为,现在中国不是有一种,而是有三种制度传统。“从秦到清末是皇权专制的传统,这其中只是皇权一直起作用,只是不同朝代有作用有强弱之分而已;从清末到民国,是中国人接触到了西方,有了建立新的政治的可能性,这是个近代传统;还有一个是传统是从延安开始,一直到今天。这三个传统现在在中国都起作用。”
这次修宪并不只是改变邓小平时期以来实行了近40年的一项政治制度,而是重新恢复了被辛亥革命废除的最高权力更迭规则。这一变化,对一年、两年政治影响并不明显,但对十年、二十年中国政治有很大影响,也许会有更长远的影响。
习近平在民国成立超过100年、中共建立人民共和国近70年后还要搞复辟,要变成终身执政,那完全是在开历史倒车,把中国推向共和革命前的封建政治秩序,把中国仅有的政治进展都要硬生生的推回去,连中共自身在政治上的些微改进也一笔勾消。
重复毛氏集权专权霸权的习氏,无论学力、能力、威力皆不如毛氏,启用近臣、倿臣、弄臣类的亲信之江新军,能比毛的康生、陈伯达加周恩来、林彪这些老政客老党棍老军头吗?这重复毛氏集权霸权的老戏,能演成什么下场,还有多少悬念吗?
一边吹嘘一部纪录片如何“震撼人心”,同时不许在网上出现对这部影片持有任何不同意见的声音,一边又下发“红头文件”强迫“企事业单位”要集体购票观看,天底下竟然有这种国家这样的政府,这不是“厉害了,我的国”,而是“厉害了,我的专制政府”,“厉害了,我的国王大人”。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