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开呼吁

12月5日,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于12月9-10日在广州举办“世界律师大会”之际,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特对此次会议发表声明,指出:一、会议的中文名称“世界律师大会”与英文名称“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称,抢走本属于“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译名称,有鱼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盗名之嫌;二、在国际上业已存在多个律师界的会议之情形下,另起炉灶兴办这样一个会议,毫无必要;三、中国的律协有着鲜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质,兴办这样一个会议难免名不正言不顺之嫌;四、会议主题设置为无关痛痒的微观和技术层次上的“科技进步与法律服务”避重就轻,回避中国宪政、...
你们有责任和义务向邀请你们的中国政府质询:高智晟律师还活着吗?关押在哪里?你们理应本着“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的宗旨——强烈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我的丈夫高智晟!争取人权自由乃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
香港首富李嘉诚不久前曾经说,香港年轻人是香港未来的主人翁,那么香港的大学生更是未来主人翁的菁英分子。我老早就指出这次的镇压行动是要对香港人进行世代灭绝,香港年轻人必须保存有生力量,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与牺牲。因为既然中共在布局,我们就应该避免掉入陷阱。
我不赞同香港“勇武派”的行为,但我赞赏香港“和理非”派与他们的不割席。香港人的血液里没有以思想、以行为、以阶级划清界限的毒素。如果习近平还是父亲,林郑月娥还是母亲,如果他们还是人,就应该与香港青年们对话,平息他们心中的怒火,不要再继续挑动大陆人去仇恨香港人这样卑鄙的勾当。
现在,给局势降温至关重要。我们敦促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降低局势恶化的势头,并停止对现场抗议者使用任何致命武力。我们还敦促国际社会和我们一起向香港政府呼吁:减少使用国家暴力,并撤退在校园附近的防暴警察。
被捕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就《谈谈我认识的程渊》一文发表 声明 ,指该文严重不实,无视富能机构在公益事业的贡献,试图利用资金来源抹黑程渊和富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恶意将程渊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进行联系、嫁接和影射,严重侵害了程渊的名誉权。声明说,此文所有网帖均匿名并在同一时间段于众多境外网站发表,有理由相信这是同一黑手背后操纵的令人不齿的网络抹黑行为,目的很明显是试图利用舆论对程渊和其他当事人进行未审先判的网络抹黑和审判。施明磊敦促这位自称为程渊友人的发帖者自行删除所有网帖,停止侵权行为,并对程渊道歉。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惊悉原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医科大学原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对此深感震惊和不解。强烈呼吁有关当局慎重行事,免除两位校长的死刑,发回重审。希望最后结果是无罪开释,以此缓和紧张的民族关系和国际关系。
阅兵是什么?就是大烧纳税人的钱,让最高领导人检阅:伴随着高尖端武器列阵,让上万士兵模特同一尺度、同一高度、同一标准地持枪向领袖致敬。国力炫耀不如干点实事。用大阅兵烧钱的九牛一毫,就可解决无数老人晚年“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
黄之锋表示香港民主示威者就犹如冷战时期的德国,“如果现在是新冷战时期的话,那么香港就是新的柏林。”呼吁西方民主国家与香港示威者站在同一阵线,抵抗中国的专制政权。
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实施监视居住已50天,当局至今没有给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证,但却冻结其银行账户,扣押其各种证件、手机、电脑等物品,致其无法正常生活、无法还房贷、无法为孩子交学费。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别寄往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安厅,但37天过去至今未收到书面答复。9月10日,施明磊致电长沙市检察院侦查一处邓检察官,邓检察官称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转到他那里,从收到信到回复是三个月期限,他会在期限内回复。施明磊对检察官说,长沙国安承诺会尽快解除对她的强制措施,解冻银行卡,归还物品,但一拖再拖,明显是在滥用侦查权;检察官说,...

页面

订阅 公开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