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青年视野

政治是一时的,文化是长远的。活着非常重要。但是活着也要有点样子,我恳切地期待复旦大学不那么卑躬屈膝、谄媚逢迎,而能善巧地做中流砥柱,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而不是像修改章程这样随波逐流,见风使舵。
香港人现在已经建立一个共识,就是长期抗争。我们争取的五大要求,不可能一次过全部达成,最多也是分阶段达成,因此,不管是勇武派还是和理非,都要做好长期抗争的准备。香港人面对庞大国家机器,本来没有胜算,但我们就凭着走路,不断走,一齐走,一定可以走出一条生路!
的确,这不是唱,这是吼,可中国戏曲不就是吼吗?他吼得很有中国本土气,像秦腔,像梆子。虽然一代代新成长起来的歌手都和他有过交集,而他依然不为主流接纳。他的回应也很耐人寻味:不管你我年龄差距多大,二十还是三十岁,只要城楼的那个画像还在,你我就是同一代人。
北京依靠着一些政客和不三不四的下流痞子来治理香港社会,疏离那些他们感觉无法完全控制的商业和文化界精英,更是无视数百万代表着香港未来的年轻人,将香港社会抛弃的“痈疽”示作它们的“宝贝”,这正是他们无法成功地治理香港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次选举大胜,是香港民主派的和理非与勇武派大团结的胜利,他们围绕在对香港核心价值的要求与捍卫,那就是民主与法治。台湾的核心价值是民主与主权,台独与华独必须像香港民主派那样大团结,不去纠缠在国家名称上而是维护实质独立,以中华民国台湾为最大公约数。
《愿荣光归香港》这个歌出来之后,这是对北京来说很有破坏力的歌。他是一种港人身分认同。你把光荣归香港,就是把香港变成一种主体了。当政府出现不作为,或纵容一些人去攻击普通市民的时候,(抗争者)他们用对等的暴力,合乎比例的暴力,去阻止暴力发生,保护自己。
今日香港年轻人不惜牺牲,不惜冒险犯难,就是基于他们对普世价值的信仰,这种信仰如此强烈,以至放弃信仰等如放弃生命。我们希望年轻人安好,希望他们保护好自己,但我们一定要站在他们身后,喝止魔警,为年轻人喝采,我们不要离开他们,他们走多远,我们就跟多远,永不离弃。
今天香港的年轻人所追求的,正是自己的信仰!信仰不一定是来自宗教,也可以来自对于生存价值与意义的追求,是人类精神层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及支柱。你可以不认同、甚至谴责年轻人的暴力与破坏行为,但也应该尊重他们对崇高普世价值的那份追求与执着,并为香港所作出的无私奉献。
香港首富李嘉诚不久前曾经说,香港年轻人是香港未来的主人翁,那么香港的大学生更是未来主人翁的菁英分子。我老早就指出这次的镇压行动是要对香港人进行世代灭绝,香港年轻人必须保存有生力量,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与牺牲。因为既然中共在布局,我们就应该避免掉入陷阱。
我不赞同香港“勇武派”的行为,但我赞赏香港“和理非”派与他们的不割席。香港人的血液里没有以思想、以行为、以阶级划清界限的毒素。如果习近平还是父亲,林郑月娥还是母亲,如果他们还是人,就应该与香港青年们对话,平息他们心中的怒火,不要再继续挑动大陆人去仇恨香港人这样卑鄙的勾当。

页面

订阅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