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京圣:逼迁:另一种人权迫害

2017年06月12日

709大抓捕案发生后,当局牵连家属,连老人、妇孺都不放过,比如对王全璋父母、妻子持续进行逼迁,非但明目张胆,而且肆无忌惮,所谓“首善之区”的北京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首恶之区”。

实际上,北京国保逼迁由来已久。去年,我听了外媒专访秦永敏前妻李金芳女士的采访录音——我是流着泪听完的。之前,在2013年我从网络上得知秦永敏的女儿从小上学就被监控。二十年前,李金芳被国保逼迁,她抱着几个月大的女儿,在大冬天的寒风中找房子,一天之内搬3次家,且路途遥远,最后还是靠朋友的帮助才有了住处。

联想起我2013年被逼迁的经历,还有今年春节期间北京宋庄的王藏以及叶海燕被逼迁、停水、停电,国保要挟房东逼迫他们搬家。

我的逼迁纪录:一天四次

我的最高纪录是一天被逼迁4次。2013年8月30日,我第一次在北京出狱取保。出狱后,我在房山区窦店镇的七里店村看好一处房子,然后把行李搬过去,但房东接到一个电话后对我说“对不起,明天有个亲戚要来住”,于是房子不租给我了,要我马上走。找到第二家,房东很爽快,答应把房子租给我。我很高兴,待把行李搬过去后,房东却说这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不能租给我,怎么沟通都无效。当时已经下午三点半了,我只好继续在村里找房子。

找到第三家,房东先是同意,让我搬过来时打个电话。但我打她电话时,却怎么也打不通,我就决定搬过去再说。房东回来后说,我没按照要求先打她电话,别人已经比我先一步租了此房,且付了订金,坚决要求我搬走。我没办法,只好赶快又去找房子。

当我找到第四家时,天色已经渐黑,大概六点多了。房东是个年纪约60多岁的大姐,等我把所有行李搬进房子,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我累得不行,但我还是庆幸终于安顿下来了。

我在北京的10多年来,先每年至少搬3-4次家;但参与维权运动后,我至少每个月搬一次家,每年搬12次家。

应对维稳:硬碰硬

2014年1月7日,我第二次从北京房山看守所出狱,房东催我搬家,我说“好的,给我一周时间”。我跨区从房山到昌平区去找房子。

我七里店村搬走前,曾遇到了村主任、村治保和两位维稳人员,他们以查身份证为名,要求我搬出七里店村;不搬,他们就把我的行李扔到路上。我说:你们没有这个权力,你敢动我的行李,我就和你拼命!你们对我耍横就像一群地痞流氓,我练过武术,要动手你们一起来吧。你们对房山国保的话吓得像奴才,言听计从,我在你们村吃住消费过,是给你们村民提供经济利益。我杀人放火了吗?没有。我强奸你老婆你女儿了吗?没有吧。偷盗了吗?也没有吧。你能拿出让我搬出村的法律依据吗?拿不出吧。他们说不过我,就给房东打电话;房东怕得很,马上回来,要求我当天一定要搬走。

我搬出房山区,住进昌平区马池口镇小营村。这家房东是我来北京十多年最好的房东。我在他家度过2014年春节。他送我两大碗自己做的牛羊肉,因为用的是柴火铁锅炖煮的,很香,正月初一陈兆志教授和李学惠老兄来拜年,房东又送来一碗,他们也吃到了。春节,我在房东家过年。十多年来,也只有这唯一的一次。遇到这么好的房东,但就是这个好房东,也被迫让我搬家,因为当时许志永、丁家喜、西单四君子案正在陆续开庭,我被昌平区维稳人员上了岗,每班3人,一天3班轮流转,3人住在东院的一间房内。村里逼迫房东让我搬走,房东和我说了,我答应搬家。于是我又去找房子,之后连续4个月,我一个月搬一次家。

逼迁源头是北京国保

在逼迁的问题上,源头是北京国保,他们有维稳的任务,然后分派指挥辖区派出所民警执行。片警和村里说,村里给房东压力,以各种借口,如:村里不安全、村里治安无法评优、维稳压力大、此人是村里的安全隐患等等。

房东一般在我住了一段时间后,就知道我是“敏感人物”,因为房东被民警叫到派出所训话,警方给房东下命令,不允许把房子租给“敏感人员”和访民等。房东迫于压力,只好答应,撕毁租房合同,赶走租户,有的房东甚至对租户威胁恐吓。作为租户,我很理解房东,租房无非是为了挣钱,但有警方的逼迫,他们也是无奈。其实,房东也是受害者,赶走租户,房子一时就空下来,他们也有损失。

我每次搬家,房东都说我人很好,他们是被迫的,希望我理解他们的苦衷。有的房东因为内疚,甚至减免我的水电费,有的还减免了我的网费,等等。

房东和房客都是受害者,而国保也是受害者。国保是受到上面的指令,威胁房东,逼迫维稳对象搬家,如果完不成任务,就会扣奖金、工资,影响晋升等等。但国保心里也很清楚,这是在作恶,是违法的。总之,逼迁是专制体制所致,国保是专制体制的暴力机器,是被利用的执行工具。

应对逼迁的策略:搬、诉、拖、好

由于警方常年的迫害、上门骚扰,如被监控、被上岗、被逼迁、被谈话等等,我考虑再三,最终决定,放弃在高校教授的4门课程,搬出北京,逃出北京的地界,专心写作。

搬到河北燕郊后,我的处境比北京好多了,国保虽然也上门,但次数少多了。

我应对逼迁的办法就是搬家,和国保打游击战,打一仗,换一个地方。俗话说得好,树挪死,人移活。换个环境,或许更有利,不同地方的人是不一样的,不同地方执行维稳政策宽松的力度也是不一样的。

应对逼迁的具体办法是:

1、诉:即起诉房东。签订了租房合同,房东违反协议,租户要求赔偿。租户可以威胁说要打官司、起诉房东,房东明知理亏,一般会采取赔钱了事。租户没有起诉,房东会主动提出退回押金、补偿费用等。

2、拖:打官司拖时间。因为房东的后面是警方,因此租户即使拿着租房合同打官司也赢不了。对租户来说,打官司只是拖延时间,虽然结果也是搬家,但总能赢得点儿找房子的时间。

3、好:处理好与房东的关系。租户要尽量处理好与房东的关系。房东是由于租户被国保警察逼迫而间接受害的,房东因此遭受经济损失和警方逼迫,所以,租户一定要站在房东的角度考虑问题,否则,只会把关系搞僵,两败俱伤。房东如果是正直的人,就会同情租户,帮助租户说话,虽然最终也顶不住警方的压力,但也不会站在国保的一边助纣为虐;房东能人性化处理与租户的租赁关系,看在和房客长时间的感情上,站在正义一边,就不会和国保合作。

2017.6.5修改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