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601 — 675 (2430)
王全璋无罪,公检法有罪!法官周虹、林崑有罪!他们对王全璋及709律师和公民案的抓捕、酷刑、起诉、判决等所有的行为,都是违反中国现行法律的。特别是公检法对王全璋等人实施惨无人道的酷刑,并威胁遭受酷刑的人不许揭露酷刑,是灭绝人性的。
病人掌国,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危险!看到习近平先生报告中关于“意识形态安全”的法西斯概念,看到他对于青年人的害怕,我真的想说,你最好什么学历都不要有,你只要有常识就行!你什么“自信”都不需要,你只要对自己的子女自信就行!
因椎间盘滑脱,心脏病,久卧病榻的丁子霖老师,今天心情非常好,刘霞年前寄来的贺卡摆在柜橱最显眼的位置;今天又收到刘霞在日本为她买的两条质地精良的围巾。”每逢佳节倍思亲“,丁老师是远在异国他乡的刘霞深深思念的一位亲人。
习近平最大的问题是,他不想给任何人政治空间,既不给右派,也不给左派。习为了集权,要求文武官员把对他个人的忠诚或恐惧置于服从组织规则的权威之上,不仅激励了「不作为」和「软抵抗」,而且带来了整个国家机器「脆断」的极大风险。
20世纪80年代末在中央统战部工作时,我曾干了一件自以为是的事儿。我一厢情愿地想将一些异见人士从“圈外”拉到“圈内”来,其中花心思最多的是方励之。桀骜不驯的方励之却并不领会我们对他的好意,在改旗易帜的路上越走越远,很快中国政局风云突变,方励之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2019,注定是个神奇的年份,有些大事注定要发生,世界注定会因此改变。我希望伟大灵秀马杜罗的倒掉,就是这改变的第一弹。愿所有人都能像人一样站起来,去收获生活的幸福,去唱响生命的尊严。
笔者不赞成“中国模式”的说法,但是如果把以强势政府主导经济发展定义为“中国模式”,我认为这种模式确实是存在的。在运行多年以后,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必须痛下决心,对过去的发展模式进行根本改造。如果心存侥幸,继续敷衍,问题叠加,前景不堪设想。
应对中国经济的“灰犀牛”,需要做根本性改革,但这是不可能的,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讲话中透露了“坚决不改”的决心。接下来的,“灰犀牛”已经在路上,并在加速到来,其规模如海啸一般,将淹没每一个人。
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的企业正面临40年以来最艰巨的挑战。第一头灰犀牛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第二头灰犀牛是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第三头灰犀牛就是中美间的贸易战。在这三头灰犀牛中,内忧远大于外患。
2017年,习近平认为自己几乎就是世界老大了;但是到2018年,他的这个愿望迅速变得可望而不可及。习为何错得如此离谱?首先,误判了美国。其次,误判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第三,误判了中国民意。这些误判使习在2018年的日子很难过。进入2019后,他的日子能好过吗?
刘宾雁是中国苦难大地上出现的一个奇迹。他是一个启示,一个精神秘密,一个我们至今尚未完全理解的典范,将生命、人格与文字融为一体。他的英勇和善良,如长夜里的双子星,照耀着我们的人生。刘宾雁就是这样一颗虽已陨落,但光芒依旧的明星,而且他离我们越远,这光芒就越明亮。
习近平不可能接受共产党「淡出」的任何主张,因为他坚信即使共产党能「淡出」,他也没有可能「淡出」。不理解习的这个信念,就无法解释他这几年的作为。贸易战的发展说明美中对抗的大势不可逆转。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不可能改变人性。这或许让我们有理由期待,新技术也为中国在不久的未来走出两千年的周期律,带来机会。
郑也夫通过发表这篇文章,给中国知识分子树立了榜样。中国知识界有不少这样的榜样。正如郑也夫所说:如果有更多的知识分子“都忠实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讲出自己的看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在当今世界格局上,中美关系回到过去完全没有可能,而这也同时意味着中国发展的国际环境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甚至中国发展的窗口期已经改变。历史已经提前了十年,至少美国早觉醒了十年。现在,一切都戛然而止了。
一个法律明文规定的受理案件,人社部也告知“可起诉”,但皇城根下的两级法院却裁定“不立案”——这是法律欺诈?人社部欺诈?还是法院欺诈?或者就是政府、法院的联手欺诈?如此立法、司法、行政事实上的相互否定、自我掌掴,可谓中国特色“依法治国”的经典范例!
几千年来,在有皇帝和没皇帝的帝制时代;/ 我们总是在屠杀……总是在屠杀 / 我们自己最优秀的儿女。/把黑色的白还原为黑!/ 把白色的黑还原为白!/ 还中国以真实!!/ 还林昭以美丽!!!
香港在未来一定不可以变得与中国大陆的其他城市一样。不然,香港的前途只会是黯淡无光。惟有在此刻,港人能尽力守护香港的独特性及自主性,并做好要有的准备,才能在时机来临时,把握机会,把香港进一步发展成全面的民主宪政体制。这样,香港才能迎向另一个黄金时代。
今年春节我要去天津看守所陪丈夫王全璋过年。大年初一,要去天津二中院、天津二分检拜年,祝各位法官、检察官:“猪年少作恶,冤假错案多纠正!”这将是我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春节!
已经掌握了党政大权,定于一尊的习近平没有对体制内知识分子开刀,那一定是形势不允许,党内已经有了制衡他的力量。可以肯定2019年,要么习开展一场新的反右斗争,要么习权力被制衡,在形势的逼迫下走人下台。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会是惊涛骇浪。
你爸爸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很重视所谓历史使命,所谓社会责任。而书生又往往如儿童一般天真烂漫。“百无一用是书生”!“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人囊括了宇宙。”我想,当你爸爸与世长辞之后,给你留下的遗产,就是这些信札了。
将近我一半的人生里,我没有爸爸。我害怕别人知道认识我的爸爸,我害怕他们的指指点点,我把爸爸这个单词隐藏在我内心的最深处,我逃避着他。这次警方在我爸爸出国前不让他来美国。这一次我不躲了,我选择反抗,郑重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希望我爸爸可以享受作为一个公民的权利,可以出国来看看我这个离散16年的儿子。
2019年元月12日,在京部分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举行了一年一度的新春聚会。2018年,群体成员有五位因病去世,迄今共有55位难属离世,但其他难属表示不会退缩,将坚持“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诉求继续走下去,永远不会放弃!
刻下政制及其代际群体犯了「太过低估」的认知错误。一是低估了民智,反面便是低估了自己的愚蠢。二是低估了亿万国民对于既有政制的强烈厌恶与维新求变心切。三是低估了国际社会对于红色帝国的提防程度。四是低估了历史进程之浩浩荡荡,势不可挡。现代中国不曾、不必、不该也不可能是一个红色帝国。
习近平大规模反腐和清理权贵资本严重破坏了政治信任。而任期制是以政治信任为前提的,一旦开了先例,就难免被效仿。如果习也两届任期交权,必然担心是否会被继任者清算;而只有牢牢掌控住权力,才能避免被清算。所以终身制就是必然的选择。这无疑破坏了邓两项政治遗产,集体领导和有限任期制。
中美关系正常化,中共无疑是最大的赢家,最快见效的好处,是北京在与苏联产生忧虑的争端中得到更大的支持。而更为重要的是,从长线来看,是支持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当习近平政权正向自由派国际秩序构成重大战略挑战,作为过渡期,美国对其他民主国家必须调整政策,但同时不能过度反应,造成不明智的风险。
只要稍具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句话,是在万千事实面前的最大谎言。中共建政后,中国人打中国人、杀中国人、迫害中国人的规模之大,人数之多,各种名目之残暴离奇,更是破了人类残暴史的纪录。
自辛亥革命百年来,中国宪政之所以屡屡受挫,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人民一直是被动的看客。百年历史沧桑充分证明,只有宪政才能救中国。要推动中国的社会和制度进步,根本动力在于民间。随着人民尊严意识的觉醒,中国的宪政时刻终将到来。
纵观中外改革史,多数改革都不太可能持续太长的时间。如果改革在启动后的五至十年间不能取得势头,就不大可能继续。中国当下的权力更替,正是以五年为一周期。笔者在2012年预言中国将出现“皇族内阁”式的政体,并提出“五年看改,十年看埋”。
2019年令中国人集体深感焦虑的,是相信中共政权将在新一年濒临崩溃的海外声音,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而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中共统治者对失去权力的恐惧也达到了新的水平。习近平上台的倒行逆施把中国引入了文革以来最严重的险境。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对现存秩序是否能持续都在失去信心,而习近平则无法扭转这一大势。
2019年飞出的第一只黑天鹅,是习近平突然升级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恫吓,从而增加了台湾问题触发重大危机的可能。习近平此举是想告诉他所有的政治敌人,他将不惜任何代价来保住权位,为此,他不怕战争、不怕革命,不怕天下大乱也不惜生灵涂炭。
习近平和他的小团队也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应该开启时代的政治元年却变成了自己政治上的滑铁卢。无论是在中国和还是在世界,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习近平和他的小班子迅速变成孤家寡人,是中国人民彻底丧失对这个执政党任何希望的一个重要转折,世界文明国家普遍放弃对中国共产党的绥靖政策的开端之年。
做个新时代的公民,别做臣民草民,关心起一些事情,承担一些事情,才无愧于历史的方向。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像萤火一般,不必等候火炬。我现在就希望自己做个小萤火虫,虽然小到亮起来的光连照到另一个萤火都难,但还是觉得坚持会有希望。
习近平果然能武统吗?习近平根本就不具备动武的条件,他要动武就是找死。中共的其他官员也会阻止他蛮干。我看他就是想煽动民族主义,来解救他目前的困境。想重新煽动民族主义,也是臭棋一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中国的核心利益,由里子和面子组成,由当前和长远组成。当前的里子,中国领导人已经讲得很明白了,就是"六个稳",是头等大事。万一谈判失败,就业一定不稳,金融一定不稳,民生一定不稳,前景一定不稳……,那时的中国将是一种什么景象,谁心里都明白。无论要面子还是要里子,当前贸易谈判的成功是必须的,别的都是死路。
今天是王全璋被羁押1274天(再有六天就是三年半),被秘密审判第9天。我们到中国最高检控告天津二中院法官林崑、周虹在709案中的违法行为。我原以为,今天最高检的阵势不如最高法。没想到,原来他们手段更高一筹,准备把我们“当街消失掉”!
2019年,中国处在火山口上。一是中国经济下行加上美中贸易战,中国可能爆发经济金融危机;第二,习近平反对邓小平路线推崇毛泽东文革路线,引发党内高层斗争,可能出现倒习政变;第三,习近平的扩张政策造成国际孤立,导致中国与美国可能发生军事冲突。中国社会上一直有"逢九必乱"之说,现在习近平当政,岂非"习"以为常?
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在其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而演化到今日,其权力的结构和生态决定了它已不能为中国社会输送领导者,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
2019年,是个不平凡的年头,令中共高层伤透了脑筋。近闻中南海内吵成一锅粥,四中全会一再推迟源于大政方针不能取得共识,表面上平静,内里胆战心惊。展望未来,被浓缩为一句惊涛骇浪,诚哉斯言。
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大会发言显示,他还要继续用“四项基本原则”这个紧箍咒来约束改革。凡是危及共产党政权、挑战共产党领导的,属于「不该改的、不能改的」,所以「坚决不改」!“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政治社会正常发展的紧箍咒。不破除这个紧箍咒,中国不可能站立在文明世界的民族之林。
2019年会是动荡的一年,中美之争会否进一步恶化,明年的发展会是关键,这也会直接影响中共政权的稳定。我希望在2019年9月28日那一天,曾参与伞运的市民能再次去到现场或附近的公共空间,好好聚聚,讨论香港民主运动还未处理的一些问题,展望未来可如何部署,好让我们能加添力量及信心去坚韧地走下去。
2018年,国际局势动荡不宁,是冷战以后国际关系史上具有重大转型意义的一年。影响最大的国际事件是,“彭斯发表新冷战宣言,中美关系进入新拐点”。它是冷战以后国际关系史最大的变化,不仅深刻影响到中美两国的未来,而且将决定新的国际秩序、体系和规则形成的方向与走势。
胡愈之离开了《东方杂志》,“梦想”并没有结束在“漫长的冬夜”,无论如何,那总是一个有过梦想的年头。如果知识分子们少一点“大同世界”的乌托邦之梦,少一点田园牧歌之梦,多一点法治之梦,多一点公民之梦,在不太遥远的将来,“梦”才有可能不再是梦。
我们始终未接受“九二共识”,根本的原因就是北京当局所定义的“九二共识”,其实就是“一个中国”、“一国两制”。我要重申,臺湾绝不会接受“一国两制”,绝大多数臺湾民意也坚决反对“一国两制”,而这也是“臺湾共识”。民主价值是臺湾人民所珍惜的价值与生活方式,我们也呼吁中国,勇敢踏出民主的脚步。
人们也许会询问我所梦想的共和国到底是什么面貌。请允许我回答:我梦想的是一个独立、自信、民主、拥有繁荣的经济和社会公正的共和国,简言之,是服务 于个人并因此希望个人也来为其服务的富有人性的共和国。
面对持续恶化的人权状况,中国人权律师绝不会退缩,将责无旁贷,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直面困难和挑战,像战士一样勇往直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精卫填海,子规啼血,纵风雨如磐,犹血荐轩辕,这是我们的主动选择,也是我们的宿命和使命!
四十寒暑,沧海桑田。几多希望,几多悲欢。文明兴废,转瞬之间。江湖沉沦,庙堂霸蛮。大地冰封,雾霾迷眼。种子未死,无奈冬眠。破土发芽,只待春暖。江河行地,日月经天。
为了避免社会危机的发生,必须当机立断,痛下决心,真实地而非口头上推进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的改革,建立包容性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实现从威权发展模式到民主发展模式的转型。在我们看来,这是中国唯一可能的出路。
如果排除国际因素,仅以中国本国情况论,中共对中国的长期僭政不但不是不可能的,更是可能的。美国对中共的警觉并且迅速采取遏制战略予以反击,完全打乱了中共之前的如意算盘。习近平政权在内政和外交上的双重乱政,对国内经济和国际形象的打击都十分严重。
在网络时代,「历史由胜利者书写」正在成为历史。虽然官方历史仍是统治者或当权者政治意志的表达,但其权威性的魅力已不再,历史真相越来越难以被掩盖和封锁。过去40年中国经济很成功,与幸运有很大关系。一个不理解自己幸运的大国,是一个很难合作的大国,它在失去国运的时候,还会给世界带来厄运。
和过去演讲风格相比,习近平的自信消失,言不由衷,暴露出面对重大危机中共内部政策上的分歧以及习近平回天乏力的尴尬,并没有拿出积极的配套解决方桉,却只想保党保政权。
信仰的超越只能由超越的生命去言说。对于这个灵性的声明,那个撰写时就定意殉道现在已经自己去实践了的生命才是最好的诠释;这个声明依然在撰写着,那成都狱中的生命之笔撰写着册子上不灭的名字,在十字架上握笔的基督于那名字上描绘了自画的临摹。
中国的第三波义和拳运动中,不同于自由城邦、自由精神的欧洲爱国主义传统或者托克维尔式的、基于地方民主参与的美国爱国主义,中国的这些顶着“爱国主义”光环的运动充满排外、种族主义、崇拜强权和极端主义的民粹情绪,“爱国主义”已经被歧义化、污名化,并且培养出了新一代的拜物教义和“拳民”。
今天批判白左的中国人(或者华人)看到西方文明要从内部被政治正确摧毁时会痛心疾首,这是因为他们对西方产生了同为优等文明的代入感和责任感。把政治立场和特定的种族身份相联系,构建单一种族国家的概念取代多元族群的民族国家,这就是白左一词的产生和流行的理念基础。
一提到粮票,痛苦,往事不堪回首,字字带血,声声带泪。我身边幸存的这些粮票,我想应该像柏林墙碎片一样无价。粮票最好是收藏在我们中国人的历史里,收藏在我们的心底里。1949年以后的40多年中,粮票曾是人们每天须臾不可分离的“饭碗”、“命根子”。
和许许多多从前来到自由新大陆的中国公民一样,这是一个很无奈、甚至很艰难的选择。我告别大陆了,并不等于我将告别伟大的中国民主人权事业,我将在这里照顾家庭的同时继续和海内外中国民主力量一起为“推墙”大业,为早日结束红色寡头集团在大陆的邪恶统治而做新的努力和奋斗!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二零零零年以来基督新教城市教会的“井喷”式发展,让中共感到如芒在背。谬误最害怕的就是真理,极权政府最害怕的就是洗脑教育失效。所以,秋雨教会从自行办学的那一天起,就跟中共展开了一场“灵魂争夺战”。
习近平所作所为的目的:终身制。他所谓的“坚持党的领导”“党媒姓党”等,其实就是把党作为实现其目的的工具。他的所谓“不得妄议”、“定于一尊”等,就是要获得皇帝一样的地位和权力。他的“伟大斗争”和“顶层设计”,就是不择手段地清除反对力量,完全剥夺其他所有人的自由和尊严。
我反思的结论是:我们现在中国经济的问题已经不是这个速度的问题,数量的问题,它是一个质量的问题。据说即将要召开今年改革开放40周年的隆重大会,我们衷心地期待在这个大会上能够吹响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号角,请大家拭目以待。如果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将陷入非常糟糕的境地。
40年前的1978年,是中国发生大变革的一年。在这一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魏京生提出「第五个现代化」,就是「政治现代化」。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有人还要想当皇帝,中国就不能走出王朝循环,没有政治现代化,中国就没有光辉灿烂的明天。
民主墙被各国学界公认为中国现代民主运动的开始,也是中国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的重要转折点。同时,它也影响了苏联东欧和台湾的民主运动,延续到整个八十年代,直到八九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
王怡是一个克服了恐惧的人。如他在被捕之前所写的信仰抗命声明:他对一切社会政治的权势,不存畏惧之心。他的无所畏惧,不是要逞什么匹夫之勇,或表现什么英雄主义。而是源于他内心精神的强大,是他对极权专制主义的极度鄙视和他对自由主义精神原则绝不打折扣的坚持。
此次事件是近年来中共对单一教会的迫害最为剧烈、抓捕人数最多的一次,是中国的宗教迫害和人权倒退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是中共打压教会和整个公民社会的“大棋局”中的一个重要步骤。中共的所作所为证明它就是超越纳粹德国的“邪恶帝国”。
孟晚舟可能是帮了习近平天大的忙。因为美国试图引渡孟晚舟的所谓「华为事件」,为习近平提供了一个天赐良机,不仅立即转移了对习不得不向特朗普服软的舆论关注,而且还让他能够玩一把21世纪的义和团运动,把国内敢借贸易战失利说事或挑战习近平权威的人,都打成「汉奸」。
这次华为孟晚舟事件,很有可能会使习的权位再一次被撼动。2019年中共将面临「逢九必乱」和「七十大限」两大咒语。华为事件是否会成为厄运第一波,尚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想搭救孟晚舟女士,靠「战狼」外交是无法指望了。
中共对教会的大肆迫害已经达到文革之后的最高峰。少数敢于发声支援国内受迫害肢体的海外华人教会成为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中共动用其无穷无尽的资源,对这些敢于“行公义,好怜悯”的教会实行“定点清除”政策。
一个毕生孟浪的诗人走了,我们内心里那堵千疮百孔的泥墙又掉落了一块,还要更加用力地咬起牙来,撑一撑寒冬里自己肉身上的苦山水。死与生,正有着这种微妙的辩证。愿孟浪安栖。
王怡牧师(秋雨圣约教会专页图片) 根据圣经的教导和福音的使命,我尊重上帝在中国设立的掌权者。因为废王、立王,都在于上帝。为此,我顺服上帝对中国历史和制度的安排。 作为基督教会的一位牧师,我从圣经出发,对社会、政治、法律诸领域,何为公义的秩序和良善的治理,皆有自己的理解和看法。同时,我对中共政权迫害教会、剥夺人类的信仰和良心自由的罪恶,充满厌恶和痛恨。但是,一切社会和政治制度的改变,都不是我蒙召的使命,也不是福音被赐给上帝百姓的目的。 因为,一切现实的丑陋、政治的不义和法律的专断,都显明了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才是每个中国人所必须的、唯一的拯救。也显明了真正的盼望和完美的人类社会,...
七十年来,越来越证明《世界人权宣言》是整个人类所有人所向往所希望得到的。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我们都没有理由不去努力达到《世界人权宣言》中所说的“共同标准”。如果还以各种理由来为自己没有达到甚至故意不去努力达到这个“共同标准”找借口,那一定是不得人心的。
零八宪章的基本主张,基本理念,无论是从当时还是现在,你只要用起码的理性去审视它,应该说它是完全站得住脚的。而且我个人认为今后的中国,也唯有按照零八宪章支持的方向走,中国才真正有出路,中国才能真正在世界上站得住脚。
当此《零八宪章》发布十周年之际,作为普世价值中国化的《零八宪章》是历史无法绕开的门槛,是中华民族步入现代文明的必经之路。所以,一切对民族与自身有责任与担当的人士,都应努力起来为中国实现普世价值而奋斗!
在《零八宪章》发布十周年之际,本刊重新刊登《零八宪章》全文,以纪念刘晓波等先行者毕生的追求和奋斗,并吁请所有负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积极投身到推动中国社会的变革中来,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
在当今,我,一个异议分子中的作家,只有拒绝使用中国产的智能手机,拒绝安装来自中国的电脑软件,在民主台湾和西方各国出版作品。更重要的是,不要退缩,不要沉默,继续为他人的自由而奋战吧,并在这种经常失败的奋战中,获取记录这个时代的激情。
谭作人自90年代初就开始做环保,为了5.12公民独立调查付出了5年自由的生命。刑满出狱后,依然一如既往地坚持,提起5.12那些死难的学生和依旧在维权的路上苦苦挣扎的学生家长们,他还是忍不住神伤。六四事件,改变了谭作人先生的一生,正是经历了六四的那个夜晚,才有了他此后更加坦诚而无悔的人生。
思想定罪,历来都是专制独裁者“治人”的一大妙招。我们党国的法官更把这一思想,活学活用,发挥到了极致,我这二十多年马拉松式的申诉上访,跨世纪的据理力争,其目的,就是要永远坚持我对民主、自由、人权的信念,永不向专制低头,至于成败得失,则在所不计耳!
真正的艺术,永远是人权、民主和自由的同盟者。政治的解放,经济的解放和艺术的解放,是相辅相成、互相连接的事业。让我们在共同的事业中继续努力,争取人类更美好的未来。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