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緊急求助信

2010年05月07日

尊敬的領導:

您好! 在您百忙之中,給您寫信反映我的丈夫謝福林蒙受“盜竊罪”冤情一案,敬請您給予幫助,不勝感激!

我的丈夫叫謝福林,男,漢族,初中文化,現年61歲。2009年7月23日,長沙市芙蓉區公安分局以謝福林“盜竊”為由,將其刑事拘留。2010年3月26日,長沙市芙蓉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謝福林指使其弟弟謝樹林“偷電”盜竊罪成立,分別判處兩人有期徒刑6年,罰金3萬元。謝福林不服,提起上訴,本案現由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韓德民法官審理。

難道謝福林果真像判決書認定的那樣,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去指使弟弟“偷電”?

事實上,本案的來龍去脈是:

20世紀50年代初,謝福林的父親在長沙市芙蓉區(原東區)瀏正街買了一套地產面積200多平方米的房屋。1964年,該房被政府沒收。1980年落實政 策時,政府只將一部分房屋退還給了謝福林家,還有一部分被環衛處改建成垃圾站。為此,謝福林兄弟多次到區、市、省、京上訪,但都無果而終。轉眼間到了 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芙蓉區政府基於維穩壓力,被迫做出退還垃圾站房屋(使用權)給謝福林家的決定。由於退還的垃圾站房屋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 且該房的電表又於2008年春夏間被雷擊毀壞,致使該房無法用電,謝福林兄弟於是多次向供電局提出安裝電表申請,但均被供電局以該房無產權為由予以拒絕。 迫於無奈,謝福林兄弟又向瀏正街街道辦事處和芙蓉區區政府信訪。最後,在芙蓉區政法委、區信訪局、環衛所、瀏正街街道辦事處等單位的多次協調下,他們口頭同意了謝福林家的用電。誰知,這竟然是芙蓉區政府的一個“套”,在他們同意我家用電將近一年後,政府又出爾反爾,改口說謝福林指使其弟弟“偷電”,真是公信力何在?

退一步說,即使政府現在不承認曾經口頭允許謝福林家的用電,但從一審開庭時公訴機關提交的證據來看,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謝福林有指使謝樹林“偷電”的行為。即使是謝樹林本人的口供,他自始至終都沒有承認曾經受過謝福林的指使去搭接電線,同樣,謝福林的口供也沒有承認曾經指使過謝福林去搭接電線。由此 可見,兩人的口供完全一致,足以證明謝福林根本就沒有任何指使的行為。本案中,關於謝福林是否有指使謝樹林搭接電線的行為,唯一的一份證據就是謝樹林的老 婆陳林玲在2009年9月9日的《詢問筆錄》,在該份證言中,陳林玲說過“我認為我老公謝樹林與盜竊電力資源沒有什麼關係,主要是謝福林的主意”。顯然,這份證言純屬陳林玲的個人主觀推定,根本就不符合證據客觀性的要件,同時,這份證言也沒有其他證據加以佐證,屬於孤證。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芙蓉區法院卻居然採信這份孤證以此作為認定謝福林指使謝樹林搭接電線的唯一證據,對謝福林判處重刑。

就這樣,一起冤案被輕易鑄造而成。目前,被羈押於長沙市看守所的謝福林因高血壓、心臟病惡化而處於極度危險狀況,隨時都有可能死去。鑑此,我特寫信向您緊急求助,懇請您能關注本案,督促有關方面盡快釋放我老公,還我老公一個清白!謝謝!

求助人:金焰                 
2010年5月1日             

本人聯繫電話:13637499975,84423756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