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全璋律師被控涉嫌尋釁和煽顛——8月10日約見王全璋案辦案人員碎記

2015年08月10日

維權律師王全璋於7月10日“被失踪”,8月10日,李仲偉律師第​​三次到天津河西區看守所,和​​王全璋的妻兒一起尋找王全璋;在經過多番要求和爭取後,終於得知王全璋已於8月4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個罪名刑事拘留,但卻被拒絕會見王全璋。


王全璋律師被控涉嫌尋釁和煽顛
——8月10日約見王全璋案辦案人員碎記

王全璋,一個在北京執業的山東籍律師,多次跟我講:做人權案件的律師,不能有任何不良嗜好,不能抽煙,不能喝酒,不能去娛樂場所。我雖認為有道理,但因抽煙沒戒掉,表面上我還是不以為然,但他這話我記在心裡了。

7.10後,王全璋失踪,為了找他,我曾兩次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和河西看守所,但都無音信。

2015年8月9日上午8點10分,我第三次來到天津河西區看守所門口,十分鐘後,看到王全璋妻子抱著熟睡的兩歲小兒子從計程車上下來。

可能出於對丈夫的思念,也可能看到夢中出現過多少次的看守所的高牆與鐵絲網,她眼睛濕潤,雖盡力掩飾,淚水還是奔出…此時,我正在手機上閱讀她昨天回京路上寫的《我的愛人全璋,你在哪裡?》--我故意裝看手機,等她自己將淚水擦拭…

8點30分,我們一塊到了河西預審支隊一樓接待室。值班電話聯繫後,答覆說都開會去了。問什麼時間回來?不知道。問主辦民警是誰?不知道。要求開門我們自己上去找,答他們只負責通知。最後一句話:等著吧!

(長期以來,我總結應對這種〝人不在〞的招數通常有三招:一是軟磨硬泡,一直催他跟上級聯繫;二是向紀監等部門投訴;三是鬧點動靜出來。)

採用第一招:從法律規定、律師責任、家屬擔心等三個角度輪番遊說,無奈兩值班始終無動於衷,只得第二招:撂下去投訴的〝狠話〞準備去區局。

剛走到大門口就被喊了回去,說指導員有請。

期間全璋的兒子醒來,掙眼第一句:〝爸爸在哪?我要找爸爸!〞稚嫩的童音,最一般的語言,在我剛剛看了全璋妻子思念全璋的文章後,竟感到撕心裂肺--全璋妻子趕緊:〝爸爸在上班,寶寶聽話!〞--我不再敢看這母子,怕自己忍不住…

9點30分,河西分局預審支隊會議室,終於見到分管的趙支隊。

趙支隊經電話詢問辦案人員,答覆:王全璋涉嫌尋釁滋事和閃電兩個罪名,8月4日被刑事拘留(不是指定監視居住),通知書已經寄往他身份證上的地​​址;案情不便透露,目前不允許會見,如果書面要求會見,他們會給書面不允許會見的決定書。問不讓會見的真實原因是不是王全璋遭受了刑訊?答曰絕對不可能。要求按刑事訴訟法規定告知主要事實,答覆他也不是具體經辦人員,也不了解情況。要求告知辦案人員姓名,說跟他聯繫就可以。

臨走問他們會不會因為我交了律師手續,就會通過地方國保和司法局加壓,答曰有可能。

到一樓,看到李和平妻子陪李春富的律師也來找辦案單位,經受巨大壓力的李和平妻子確一直在安慰全璋妻。我鼓勵她跟李春富的律師:既然來了,就一定要堅持!

其實我們都在堅持!但受傷害最大的家屬們,堅持的難度可能是最大的。

李仲偉於8月10日晚7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