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 A scene from the unofficial primaries held in July 2020, which the authorities characterize as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under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Photo: Studio Incendo)
一、香港當局將受國際保護的權利與「顛覆」混為一談 1月6日星期三清晨,香港當局出動約1000名警員,拘捕了53名與2020年7月舉行的非官方選舉初選有關的人士。此舉旨在消除政治反對派,消除政治活動和參與。被捕者中有著名前立法會議員,包括朱凱迪、楊岳橋和郭家麒;現任區議員,包括岑敖暉(他也是2014年「雨傘運動」的學生領袖);法律學者、「占中運動」的主要組織者之一戴耀廷;以及一位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美國律師關尚義。53人全部被以涉嫌犯《 香港國安法 》第22條的「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捕,因其組織、策劃、實施或參加非官方選舉初選。 一天后的1月7日,警方又逮捕了另外兩名參加非正式初選的人士:...
12月9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年終新聞發佈會上,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發表講話,指出在新疆發生的嚴重侵犯人權行為,並對她稱之為“在香港迅速縮小的公民和民主空間”表示關注。 以下是她開幕詞講話的視頻和文字鏈接,隨後是對她談論新疆和香港問題講話的文字記錄。 米歇爾·巴切萊特(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的講話視頻——新聞發佈會:對 2020年的回顧及對2021年的展望。日內瓦,2020年12月9日 http://webtv.un.org/watch/michelle-bachelet-ohchr-press-conference-reflections-on-2020-and-looking-...
  • Credit: Studio Incendo
面對《香港國安法》造成的令人不安的權利侵蝕和香港特區政府對其人民的政治拋棄,可用於抗擊的工具有:香港司法和法律制度固有的製度和規範保障,以及國際人權文書提供的保障,包括條約、公約、宣言、準則、建議和原則。我們認為,對香港未來言棄為時尚早。
  •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5屆會議昨日在日內瓦結束,會議期間,理事會成員國和民間社會組織對中國嚴重和持續侵犯人權行為表示緊急關切,主要集中在引起國際社會強烈抗議的兩類行動: 加強對維吾爾族、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系統性宗教和文化壓制,並在新疆使用強迫勞動; 在香港實施違反國際條約、限制公民自由、侵犯權利和自由的國家安全法 (請參閱底部的發言彙編) 隨著他們在日內瓦發出關切之聲,接著有39個聯合國成員國發表 聯合聲明 ,重申對有關中國在新疆“嚴重侵犯人權”的報道以及香港《國家安全法》不符合中國的國際法律義務的嚴重關切。聲明是由德國駐聯合國大使克裡斯托夫·赫斯根(Christoph Heusgen)...
——習近平南巡,顯然是在製造矛盾、混淆視聽,矮化香港「一國兩制」的特殊地位,進而打造深圳為替代香港的新國際金融中心。中國要為他的無知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中國人民還能容忍多久!
——深圳永遠沒辦法超越香港,是深圳的司法狀況,是與國際接軌的一套觀念體系,在這方面,深圳很難超越香港。現在不可能,在可見的將來也不可能;甚至永遠也不可能,除非中國發生一些比較重要的政治政治改革,否則,以現在的體制,香港的地位是不可能由深圳替代的。
——對中共來說,天下沒有比維持一黨專政更重要的事,一國兩制也好,一國一制也好,都要服從一黨專政的大原則。習近平在位也好,退位也好,中共都不會改變對香港的基本政策。香港人的命運,唯有寄托在歷史變遷的必然性之中。中共逆時代潮流而動,最終會在時代潮流中沒頂,這是歷史規律決定的。
——一年多來,香港就像是撬動世界歷史的一個支點,正如梁繼平在立法會說的:我們已經回不去了!獨裁者生,中國人亡,獨裁者亡,中國人生,二者必居其一。香港人抬起頭來,永不屈服,永遠團結抗爭,直至我們改變這個世界,改變我們的宿命。
——「官派律師」現象正在以我們看得見的速度和頻率增加,正在成為中共政權壓制公民權利、打擊異議人士的常用手段,希望國際組織和國際媒體能夠持續關注這個現象,並一起努力阻止情況變得更糟。
——鄧小平就是一個「進化了的獨裁者」,在香港問題上,他提出「一國兩制」並保證50年不變,以「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把香港變成中國內地的一部分。習近平一改鄧小平路線,「加速」進行香港的內地化過程,從強調「一國」高於「兩制」,摘下了「一國兩制」的假面具,結果是喚醒了港人的警惕,開始了大規模的激烈的街頭抗爭。

頁面

訂閱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