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 A scene from the unofficial primaries held in July 2020, which the authorities characterize as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under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Photo: Studio Incendo)
一、香港當局將受國際保護的權利與「顛覆」混為一談 1月6日星期三清晨,香港當局出動約1000名警員,拘捕了53名與2020年7月舉行的非官方選舉初選有關的人士。此舉旨在消除政治反對派,消除政治活動和參與。被捕者中有著名前立法會議員,包括朱凱迪、楊岳橋和郭家麒;現任區議員,包括岑敖暉(他也是2014年「雨傘運動」的學生領袖);法律學者、「占中運動」的主要組織者之一戴耀廷;以及一位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美國律師關尚義。53人全部被以涉嫌犯《 香港國安法 》第22條的「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捕,因其組織、策劃、實施或參加非官方選舉初選。 一天后的1月7日,警方又逮捕了另外兩名參加非正式初選的人士:...
中國人權 獲悉:因報道武漢疫情而被控「尋釁滋事」的上海公民記者張展案將於2020年12月28日上午在上海浦東新區法院第九法庭開庭審理,鑒於張展因絕食及被強制灌食而導致身體非常虛弱,其代理律師張科科和任全牛向法院提出延期審理的申請。 武漢疫情爆發後,張展於2020年2月1日左右前往武漢,一直在微信、推特、YouTube 等社交媒體平臺上直播武漢的現場情況,並撰寫了大量關於武漢疫情的真實報道。5月14日張展在武漢被抓捕,押回上海,次日被上海市浦東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 刑事拘留,後遭批捕、起訴,現被羈押於浦東新區看守所。張展在獄中一直絕食抗議,但遭強制灌食、約束,導致其身體狀況十分虛弱。此前,...
——習近平南巡,顯然是在製造矛盾、混淆視聽,矮化香港「一國兩制」的特殊地位,進而打造深圳為替代香港的新國際金融中心。中國要為他的無知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中國人民還能容忍多久!
——憲法最基本的理念和最高原則應當是人民至上、人民權利與人權至上原則。否則很可能使憲法淪為「弱者貧者被征服者的賣身契約」”。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首先應當把權利「放出籠子」,給權利鬆綁。
自由亞洲電臺(RFA) :《 香港為何向黎智英開刀?蓬佩奧深表擔憂 》 中國人權 資深政策顧問 高文謙 則向記者分析了當局要先向黎智英「開刀」的原因。 「首先(壹傳媒)這個媒體是(香港)唯一可以跟北京當局說不的媒體,所以政府覺得這個危害非常大,一定要封殺這種聲音。第二,黎智英先生是香港大亨裡敢於跟北京說不的人,他有財力、有媒體,他的影響力很大。第三,《香港國安法》通過以後,很多人想要離開香港,他(黎智英)堅決不離開,我相信在他的感召下,像黃之鋒、周庭也留下來和香港的自由共存亡。」 …… 高文謙 認為,北京當局意圖快速解決香港問題,感歎香港迎來至暗時刻。 「...
——在追求和平民主的歷史進程中構建和平民主社會的核心原則、主張及立場是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其中,堅持個體權利本位、程式正義貫穿始終,以此原則解決政治問題、經濟問題、文化問題、民族問題、社會問題等各個方面。
——當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屍,中共所處的國內國際環境急劇惡化,曾經有過的改革自救的一線機會已經喪失。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嚮往自由、維護人權、實現憲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來中國的方向和出路!讓我們這代人在歷史大變革的關頭,做出我們自己的努力,無愧於先人、無愧於子孫、無愧於歷史。
據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的案情通報: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遭無理拒絕;之後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均無任何結果。7月23日上午,兩位律師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雖經一審法院承辦法官當即確認余文生已經提起上訴,並且徐州中院已經將案件移交到江蘇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統內卻無法查出。兩位律師想閱卷並與主辦法官做溝通,未果。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接收了兩位元律師的辯護手續並答應轉交承辦法官後,在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時,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離開。 余文生2018年1月在發表《...
在公益人士程淵被捕一周年之際,其妻施明磊發文講述這一年她和女兒所經歷的幾個恐懼片段以及求助於主救治的情況。施明磊與丈夫的案件沒有任何關係,但辦案機關卻把她作為罪犯對待,致使其3歲的女兒精神受到創傷。不出示證件,隨意對家屬進行恐嚇並把家屬作為人質等行為,讓人們看到辦案人員是如何“依法”辦案的。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家屬聘請的律師。 有關恐懼,有關醫治 —— 程淵妻子的一周年回憶 施明磊 2020年7月21日 提起筆來,總是不知從何說起,又仿佛要好幾天的述說,才能說完我這一年的經歷和感受。...
5月21日(星期四),北京當局宣佈了一項《 決定 》草案,以制定在香港實施的國家安全法;該法將禁止四項被認定的國家安全威脅: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主義和外國干涉。此舉違反了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規定,即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制定安全法。預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在本屆會議上通過《決定》草案,授權人大常委會起草此項立法,並將其直接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該附件列有適用於香港的與國防和外交事務有關的國家法律)。實際上,該《決定》草案規定了一個將繞過香港特別行政區本身立法程序的立法程序。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這一公然的舉動,標誌著北京在進一步努力加快廢除‘一國兩制’框架;...

頁面

訂閱 法治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