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昕艾:有一種信仰叫做堅持——記兩度繫獄的胡石根長老

2016年04月21日

從去年7月胡老師失踪到今年4月,長達9個月的時間裡一直都杳無音信,律師也仍未見到胡老師本人,該案也尚未開庭審理。如今已是胡老師第二度入獄,並面臨再次被判刑的境遇。



(胡石根長老)

2015年7月10日,是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定期聚會學習《聖經》的日子,原本由胡石根長老帶領查經,可奇怪的是他卻沒有出現。自此,外界才知胡石根長老失踪了,他的家屬和朋友多次到他所在居住地的北京市西城區德外派出所報案,均沒有消息。同年10月,其律師從公安部門得到證實,胡石根長老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尋釁滋事罪”實施監視居住;其後律師一直申請會見無果。

2016年1月14日據海外媒體披露,律師李柏光接到胡石根長老弟弟的電話證實,家屬已經收到胡石根的逮捕通知書,其被控罪名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關押地點是天津市第一看守所;逮捕通知書籤發時間是2016年1月8日。從去年7月胡老師失踪到今年4月,長達9個月的時間裡一直都杳無音信,律師也仍未見到胡老師本人,該案也尚未開庭審理。如今已是胡老師第二度入獄,並面臨再次被判刑的境遇。

得知這個消息,真是覺得中共已經瘋狂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了。我和古川都與胡老師有過幾面之緣,印像中他是溫和的謙遜的,絕不是如我般地激烈,但即便如此他還是觸動了中共脆弱的敏感神經。記得2011年茉莉花紅色恐怖大抓捕期間,古川被失踪秘密關押63天,外界對古川的關注度不夠,於是胡老師就和朋友們商量如何救助古川,讓他能早日獲釋,當然也會迫切地為他的安危禱告。

1954年出生的胡老師,年紀如我的父輩一般,是位和藹可親的老人。回顧胡老師信主前的經歷,可謂是不顧自身安危,甘拋一腔熱血。1982年他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之後曾經擔任北京語言學​​院(今北京語言大學)的講師。1991年,他與王國齊秘密組建了地下反對黨派中國自由民主黨,還組建了外圍組織——“中華進步同盟”和“中國自由工會籌備委員會”。1992年,他打算在當年的6月間到北京、上海、武漢等地派發傳單以抗議六四鎮壓和紀念六四死難者,結果卻在1992年5月27日因被人舉報計劃在天安門廣場用航模飛機撒傳單而被捕。這便是胡老師第一次入獄,且被判得很重。1994年12月,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組織和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等罪名,判處胡老師有期徒刑20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服刑期間,曾經傳其病危。2005年和2008年胡老師分別兩次獲得減刑,最終於2008年8月26日,服刑16年之後獲得釋放。

胡老師出獄後仍舊堅持他的理想,沒有被共產黨的牢獄嚇怕,繼續用他的堅持做鹽發光。他在監獄的時候就開始學習《聖經》,他驚奇地發現,那些罪大惡極的罪犯通過學習《聖經》,生命都發生了變化,變得和善不少。因此,他也參加了監獄裡的《聖經》學習小組和教會的崇拜,他的生命也發生了奇妙的改變。雖然將近20年的牢獄之災使他妻離子散,大學教師的工作不保,但他竭力克服心中的苦毒,讓基督的大愛充滿心中。

胡老師於2010年受洗(我和趙常青弟兄也是2010年受洗的),2012年立為長老。這幾年來,胡老師一直積極傳福音,並為眾多信徒施洗。他每週還定期在聖愛團契、中原教會、雅和博教會等教會講道,分享聖經真理。可就是這樣一位平和的牧人、神的僕人卻仍遭中共忌恨,我想與他繼續堅持傳播民主自由的思想有很大關係。現在中共很忌諱教會(包括基督教、天主教)尤其是不受三自體系規範的家庭教會發展壯大,如果以胡老師為代表的異議人士信徒再將民主自由人權的思想觀念與基督教結合起來,中共則會更頭疼更擔心這種趨勢,所以不但要打壓教會,更要打壓致力於傳播中共所不喜歡的思想的異議人士信徒。

2014年5月6日,胡老師就曾因參加5月3日的“六四紀念研討會”而被北京市警方以“尋釁滋事”罪由傳喚、刑拘,一個月後才獲釋。當時很多人出於關心勸他不要去參加,因為他已經坐了16年的牢,大家不想他再被抓進監獄,但最終他還是去了。據當時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丁朗父時談道:“他(胡石根長老)不但是一個非常堅持的人,他還是一個非常勇敢的人。他快六十歲了,坐了那麼長時間的牢,什麼都沒有了,還是每樣事情都跑到第一線上去,有危險的時候他都到場,我們都做不到。包括這件事情,他完全可以不去的。所以我非常擔心,這一撥人裡面,他的處境最令人牽掛。”

翻看朋友們記述胡老師的文章,發現大家共同的印像都是:他是一位樸實的、平和的、樂觀的、對中國轉型始終熱情參與的長者,一位令人敬重又心疼的長者。

習近平上台後不但瘋狂打壓異議人士,更是​​瘋狂拆毀教堂十字架。2015年至今,已有1200多座教堂的十字架被拆毀,可謂在中國教會史上罕見。同時中共又自己出面推動基督教的進一步中國化,目前具體表現為把教堂屋頂的十字架移位到教堂牆立面上,規定教堂十字架的大小,還包括目前在教會推行的所謂“五進五化”政策,勸退和懲戒共產黨員入教等。中共企圖要打造中國特色的基督教,“五進五化”宣稱“宗教政策法規進教堂;健康醫療進教堂;科普知識進教堂;扶貧幫困進教堂;傳統文化進教堂;和諧創建進教堂。基督教中國化應該做到;教堂建築特色本地化;教會事務管理規範化;講台侍奉本土化;教堂財務公開化;信仰教義適應化。”有網民總結“五進五化”的真面目就是:不管白信徒黑信徒,能夠搞活經濟就是好信徒;不管白牧師黑牧師,能夠姓黨就是好牧師。把教堂變成講堂,把牧師變成服務員和技術員,就是這麼簡單。


(當局“五進五化”宣傳報導)

中共是想方設法控制教會和信徒,而胡老師正是致力於啟發信徒認識真理捍衛普世價值並積極參與各種活動,豈能討中共喜悅呢?在胡老師去年被失踪之際,有發表在《民主中國》署名凌雲閣的文章《那些野草的聲音——記失踪的胡石根先生》寫道:“不誇張地說,自從出獄以來,民間社會的種種努力嘗試,胡石根先生始終沒有缺席,儘管是那麼的低調,比如,在胡石根先生的廣泛交往中,也有維權律師和各路積極分子,胡石根先生和吳淦(超級低俗屠夫)有著長期的交情,在胡石根先生召集的飯局上,常常可見北京本地和外地的諸多活躍人士……不僅胡石根先生本人,也包括他的許多朋友都明白,只要他不停下腳步,只要他仍堅持介入民間社會的各種活動,推動民間社會的發育生長,總有一天會遭遇到當局的再次打擊。”

友人李金芳女士在胡老師去年失踪之初也撰文感嘆道:“胡石根先生所要爭取的並不是他個人的自由,而是所有中國人的自由。他和同道們都意識到了,只有他獲得了身體上的自由,他才能去承擔更多更重的社會責任和公民責任。出獄後的胡石根先生正是這樣做的,他身體力行、堅韌不撥地奔走在捍衛人權、追求憲政民主的大路上,這也正是幾年來不管他多麼低調地生活,甚至是不寫文章,不接受媒體採訪,但仍受到持續的迫害,且不說出獄後長期受到的監控、在家中被限制人身自由,被當局拒發護照,等等,僅這一年間,他就經歷了刑事拘留、抄家、取保候審,現在又是強迫失踪!”

胡老師無疑有著很好的信仰基礎,而他的無悔堅持更是一種難得的可貴信仰,他的勇氣與付出很多時候確實令人望塵莫及。惟願他能一切平安,不要再經歷另一個漫長的16年!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81期 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