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背銬雙手的六旬女律師——會見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師

November 11, 2017

曾任“709”案當事人辯護律師的瀋陽律師李昱函,在失聯1個多月後,於11月10日上午會見了律師。她告訴藺其磊律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約她10月9日(當日是她60歲生日)到分局談事,分局警察打車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廳對面的公交站後,過來四五個人強行粗暴地奪走她的背包,並將她雙手背銬帶進一輛麵包車車裡,現在手臂還有淤青痕跡。帶到北市派出所後,她被警察在三個房間裡來回拖拽近20分鐘,去洗手間也不給打開背銬,並且被幾個男的看著。她患有房顫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瀰漫性胃炎等病。當日下午,藺其磊律師到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向檢察官陳述了四點“依法不應該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師”的法律意見,希望檢察院能夠依法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決定書,以維護法律的尊嚴。


背銬雙手的六旬女律師
——會見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師

藺其磊律師

2017年11月10日8:30,我們和昨天從蘇州趕到瀋陽的李昱函律師的弟弟李永生一起到了瀋陽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辦事口遞交了會見手續該民警片刻後說“已經有律師了”將手續遞出來讓等一下,稍後來了一位像是負責人的民警我講了一下情況,後就辦理了會見手續。

約半個小時我們見到了拄著拐杖慢慢走進會見室的李昱函律師大姐,一個多月的關押使她的面部明顯的比以前的她蒼白,精神狀態尚可。她氣憤又悲痛的詳細地講述了事情的經過:2017年101月8日,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下簡稱“和平分局”)的人打電話約她次日14時到分局談解決她的事情。她就退掉了次日15時去北京的火車票。次日即10月9日(她的60歲生日)13時許,和平分局的李思強打車接她到了分局接待大廳對面的公交站就下車走了,過來四五個人強行粗暴的將她一背包奪走戴上後背帶進一輛麵包車車裡,現在手臂還有淤青痕跡。帶到北市派出所後,她要求看這些人的證件被拒絕,背也不打開,去洗手間幾個男的竟要求進去看著她。其中的一個人要她手機密碼不成就惱怒的讓人拖拽著已經渾身發顫的她來回在三個房間拖來拖去的,這個人(後來知道他叫魏琦,還有一個叫李遷的,其他人就不知道名字了)說“多折騰她幾趟,你死了也有正當理由你有病啊”,她說大概拖了有近20分鐘,是否中間換人拖了她有點神誌迷糊就不知道了。魏讓她在扣押清單上簽字時她說還有四千多元錢沒寫上,她剛在清單上要寫明這個情況時,被魏琦抓走清單撕掉了說“你是拒絕簽字吧”。

李昱函律師還講到:她患有房顫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瀰漫性胃炎等病,她包裡的診斷證明都有,在派出所裡她感覺這次就活不成了,直到近23點,他們讓兩名高大的女警架著到醫院來回檢查,並架進了瀋陽市第一看守所的整個過程中一直是渾身顫抖著的我,被背的手腕到現在還疼痛了。

李昱函律師說:進了看守所後監管支隊長和管教對她還可以,把她寫的委託書給了辦案單位,進看守所一周只能吃阿司匹林她要求後經看守所協調辦案單位才給吃了治其他病的藥物,也沒讓她幹活,只是號房的人開始幾天剋扣了她的兩個饅頭。

李昱函律師對換了人來提訊她的警察要法律文書,“你們要告訴我以什麼罪名抓的我啊”,但警察說不清楚法律文書的事情。

我們聽李昱函律師的講述,也很憤怒啊,面對一個60多歲的渾身是病的女律師,這哪裡是在辦案啊!

下午我們趕到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經聯繫說讓我們提交書面材料,我們要求約見當面陳述。該院偵查監督科的魏副科長和案管中心的關檢察官接待了我們,聽取了我們陳述的四點“依法不應該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師”的法律意見,並向兩位檢察官講述了此前律師要求會見李昱函律師被不安排會見的情況,以及上午我們會見李昱函律師後中午直到來檢察院期間收到了相關部門多次針對我們會見李昱函律師的問詢電話,希望檢察院能夠依法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決定書,以維護法律的尊嚴。

我們期待李昱函律師大姐早日獲得原本就屬於她的自由,雖然自由是相對的。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